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关注名家

读吴大庆雕塑作品所感——文/朱智勇
2016-4-11
 
读吴大庆雕塑作品所感
 
文/朱智勇
 
 
    炙热的一个夏日,同万沛先生去雕塑工场,领略吴大庆创作《中国船政博物馆群雕》,我们便相识。后他来“HAO”艺术馆搞架雕创作,有幸天天相处,人逢知己,相识恨晚,即成为挚友。
    方知吴大庆从小习艺,考入四川美院附中学习四年,再进川美雕塑系五年深造,从师多位名教授。毕业后教学创作多年,确是学有所成。当然,与他勤奋努力,吃苦耐劳,谦虚好学分不开。经过三十多年的阅历和锤炼,不仅技艺娴熟,且创作思路清晰。近些年,为重庆三峡博物馆、河北抗战纪念馆、自贡盐政博物馆、中国船政博物馆等诸多省市区多类博物馆、纪念馆、展览馆及风景区,创作完成各种组雕、群雕、浮雕、巨雕,并创作大批架雕作品。年过五十的他,已是成熟雕塑家,正直高峰创作期。对雕塑艺术而言,自己知之甚少,更谈不上评头论足,就吴大庆的雕塑,肤浅地随笔些观感。
    我国古代雕塑,西方雕塑艺术,都建立在自然物象之上,是自然物象的物化呈现。从苏联学成归来的前辈们,大都系统地学习以西方古希腊雕塑为基础的现代雕塑艺术,在教学中沿袭至今。由于这种物象再现的雕塑形式,影响并引导着我们的审美,并保持着这样的审美惯性。自然,这种教学模式中成长起来的雕塑家吴大庆,也是位写实性极强的高手。不光造型准确生动,行刀自如流畅,个人风格突出。粗狂有力,柔如纤丝,相辅相存,动静适度,紧疏相宜。看其作品,确让人心旷神恋,感动中引人沉思遐想,动人心弦。
    每个人情感世界里,储存着最丰富、最微妙的记忆和表象,对作者构筑表达事物意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其思维范畴寻质的条件,更是明晰创作思路、思想的本源。这些,只当作者深入生活,观察社会,求以博学,广识深知方可做到有忍有余。作者应具有爱心、善心。崇高道德观、强烈社会责任感才能成为优秀艺术家。吴大庆就是这样的人。
    雕塑艺术是沿时间而展开的空间,以空间构成形成,在三维中表现物象,由物象呈现内容,与环境于之协调。雕塑反映的内容是每个凝聚的时间,形式即在洽定的空间展开。时空关系是整个宇宙的实质。雕塑是在应用时空,阐述作者对事物的理解和观点,并让作品与所存在的空间相协调。从而给人们以触动和美感。综上原则,吴大庆在重庆三峡博物馆多馆的创作中,均考虑到各馆相映,内容衔接,空间布置,整体与局部,场景与物象相互融合。将中国人民艰苦卓绝、不屈不挠、誓死抗战、追求和平的崇高境界深刻地展现。从《自贡盐政博物馆组雕、群雕》小样看出,分别以打井、採卤、熬盐、司称、结算等物象形式展开,对古代传统盐业生产过程准确的全面表现,从时空中再现历史存载的厚重民族文化积淀。这组群雕,若融入进复原的历史工场那处所,想必给人以贴切、震撼。不一列举,吴大庆在雕塑所设时空应用上,把握适度,相得益章。
    静与动,是事物存在的状态,是表现事物关联的基本形态,雕塑中静与动的应用,是给人以视觉冲击影响的关键。静与动合适应用,能准确地表情达意,使其事物间相应相存,栩栩如生,在《中国船政博物馆群雕》中,人物一字排开,其中一人矫健的跨前一步。这一动,将带领所有人阔步向前的感觉由然而生。《川江谣》中俯身躬腰,艰难前行的纤夫,强烈的动感和力量感,虽并未塑出木船,也会使人想到远处那只牵不动的大船在激流冲击中摇荡。雕塑中动与静的应用,是力求满足对事物准确表述的需求。雕塑是视觉艺术,是事物瞬间状态的反映。只当恰到好处的瞬间被作者凝固,才能充分地反映物象的客观实在,才能让人身临其景动之以情,才是一尊好作品。从很多吴大庆作品,都能感受到创作中静与动的应用把握,适而不过,动静相衬,烘托恰当,使作品尽其完美,同时也实现自己对完美的追求。
    观其人,看其行,是我们对他人识解的方法。艺术是物化形态的审美意识,艺术是人类对生命意义,人生价值取向,世界理想观念与艺术家内在欲求的直接关联。自然应是艺术家禀赋、气质、素养、人格、道德、情感的升华凝聚。因而,艺术就不仅仅是艺术家的艺术。艺术家用自己高洁的心灵去认识社会,抚摸世界,创造艺术;遵循艺术规律,展现人类美好夙愿,以此反观自己。并以艺术的感染力去作用社会,陶冶、感化人们的心灵,造就人类更为完美的人格精神。知其人,知其作品;见作品,见其作者。这是常说的一句话。从吴大庆创作的童心系列,西藏母爱系列,抗战70周年所作《那一日》等作品,均展示其自我高尚的思想境界,应承担自我对社会的责任。艺术是人类文明结晶,它属于全人类。所以,艺术家不是为个人的兴趣爱好在享受艺术,则是在为社会,为人类创造精神文明,以物象化的形态体现人民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不需要炒作雷人的语言,我能肯定:吴大庆是一位纯朴的真诚人民艺术家。因为,他的根深深扎进生他养他的土壤,把挚爱注入创作,讴歌生活的美好,铸就其作品对真、善、美的追寻,也是他个人品格的综合体现。
    艺术是自由的,艺术的表现形式是自由的,艺术家也就是自由的。艺术本生非功利,是艺术家思想情感的蹦发。放松自由的状态让艺术家徜徉在思维无限的天际,捕捉那最具表现力的灵感。主观思维的造形与客观实在的物象相结合,遵从规律必然的形象表现与自由刀痕笔触的偶然效果下,造就出母亲对孩子的怜爱;看似紊乱的刀锋中显现出直不起腰板的老阿妈,摇着转经筒虔诚地向寺庙走去。在母爱系列雕塑造型上,用适度夸张的手法,那娴静的母亲对怀抱中的女儿表露出真切诚挚温暖的爱。实际,艺术家在主观与客观,必然与偶然,对立而统一的哲理中取得精神升华和作品成功,游走在奔放自由的王国。艺术创作是自发行为,并非功利所至,吴大庆在抗战胜利70周年,为回国寻根的杨宽仁先生的父亲,原远征军抗战将领杨丽岩将军塑作胸像,并无偿向其赠送两尊,完全出自其对民族英雄的敬仰,弘扬爱国精神的社会责任。人民的艺术家,本身就是人民一分子。背负民族责任,对国家和人民深怀由衷的爱,这就是艺术家的道德。吴大庆就是这样的人。
    历史事件发生就成为不可否定的事实。有的事件会深深铭刻进人们心灵存传久远。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正是这种事件,把影响深远的事件,人物用作题材,普遍在历史博物馆中采用。将这些事件,人物以雕塑的形式来表现,就是我们常说的雕塑作品的历时性。现在将那些过去的事件予以艺术记载,除本身据有的史实,还融进当今艺术家对史实的个人理解、解读,加之艺术家个性的表现拓展,人们通过艺术形式。借古喻今,更深入了解历史产生的根源,也就是雕塑的现时性。《三峡博物馆大型组雕》中,再现重庆大轰炸场景,全民抗战群雕,夺取胜利珍惜和平的结局,都是延雕塑表现历时性扩展开,每组雕塑中同时注入作者对前仆后继的民族英烈们怀念赞誉,更多的是现代表现手法应用,观念、思想时代精神融入,每件雕塑都具现时性体现,以致适应当今人们的审美意识,很好地发挥现实社会效果,以期达成作者创作目的的愿景。吴大庆在诸多场、馆组雕创作中,灵活多变,得心应手,自由疏展,紊而有序的现代表现与历史性题材相融合,获得各方肯定。
    吴大庆常请人看自己的创作,并随机地征求来者意见,倾听别人的赞扬和批评。在他看来,别人的意见决非微不足道,多数人之所见比一个人所见高明。他从业苛求严谨,谦虚求真。没有偏爱,就没有艺术,他的世界观,修养、生活经历,气质性格,以及诸多方面都是在雕塑偏爱中形成,宁拙不巧,宁涩不滑,尽心去表现精神气质,人物心灵的美,突出作品内涵。创作中,不求简单地还原物象,力求将理解与感觉灌注作品,竭求获取艺术完美的感染效果。艺术家不是一朝一夕所成,只有通过坚持不懈,千锤百炼才能铸就,执着、偏爱、严肃、求真、务实、吃苦、耐劳,是通向艺术家的必由之路,具高尚品格思想准则的他——吴大庆,定能在艺术创作成熟年华,取得更加丰硕的收获。
 
2016年4月8日
 
 
 
 
 
 
 
 

上一篇:南宋文化浅析——陈鸣楼 下一篇:“中华翰墨美丽的中国--中国书画家曹雕先生书画展”在纽约开幕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