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收藏鉴赏

教你辨别书画的真伪
2014-10-9
 
《教你辨别书画的真伪》
 
     其实书画鉴定的要诀就是不要不懂装懂,意思就是自己认识的就下结论,不认识的就另请高明。一个人不可能对所有画家的技法和风格等等特征都清楚,再聪明的人的认知能力和范围都有一个限度。所以超越自己的认知范围鉴定起来就装模作样 ,东拉西扯,搬出一大套不着边际的理论来糊弄人。就像有一次我到我国某一著名大学地球物理科学系实验室去鉴定田黄石的真伪,在那里又是化验又是测定,还花费我200元钱检测费,最后还是含糊其辞。而我后来到了寿山村,和村民聊天,只要一说到某些石头的特征,村民根本就不用看石头就可以告诉你那是什么石头,产在哪个地方,还有其方面的特征,现在值得多少钱等等。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有非常可笑,那些最了解寿山石,不用眼睛看用手摸一摸就知道是不是田黄石的寿山村民们就称不起专家,也没有鉴定寿山石,田黄石的权威,反而那些仅仅看过那么一两回,对寿山石,田黄石连一知半解还谈不上的人就被奉为专家什么的。鉴定一张画的真伪也一样,如果你对这个画家很了解,又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和起码的鉴定程序及常识,坚定起来就很容易。如果你对画家了解不多,光是靠那点所谓的鉴定理论和经验,肯定就难免指鹿为马。
 
    完全做伪的形式与鉴定
 
     书画作假,自古有之。而最早的作“伪”,并不在与谋利,而是用于传播或出于某种爱好。古代没有照相胶版印刷,欲使一件作品流传下来供人观赏,唯一方法就是尽可能和原作相仿,如此,在绘画方面就有摹、临、仿三种方法,在书画方面则有把作品石刻后在拓下的拓本。晋穆帝命张翼将王羲之的书法作品摹写成副本。唐太宗令专人摹写“二王”书迹,为后世留下了“下真迹一等”的珍品。宋米  更有临、仿造假的作品存世,也在无意中为后人留下了佳作。
     但书画自有价值以来,作伪就变成纯为谋利了。自宋、元开始发展到明、清,直至今日,此风愈演愈烈。就明、清两代分析,有组织的利用作坊成批作伪,最著名的要数苏州地区。清代书画作伪,分布地区之广,作伪者之众、作伪方法和作伪手段之多变,以及各类赝品数量之多,可谓前所未有,除苏州地区外,还有“开封货”、“长沙货”、“扬州片”等。现今的作伪,更是手法多变,名目繁多。
     综合历代作伪手段和方法,可分为完全作伪和部分作伪两大类,也就是地地道道的完全作伪和利用古书画部分作伪两种。
     完全作伪的方法有:摹制、临制、造作和代笔;部分作伪的方法有:改款、减款、添款和拆配等。
     到了现代,由于科技十分发达,印刷技术不断发展,比起古代的造假更为逼真,更能骗人谋利,出现了许多新的作伪方法和技法。
 
     一、利用印刷品和画册作伪
     由于印刷技术的发展,一些精美的大型画册和各类印刷品大量涌现,这就给作伪者带来了作伪的范本,作伪者根据各类印刷品中的图版,随意舍取拼凑,或索性照原作摹制,便可达到乱真的程度。
 
     二、利用木版水印、石印、珂罗版印刷作伪
     近几年来,一种机械式的木版水印仿真技术已经出现,另有石印和珂罗版印刷的技术也不断提高,不法分子利用这些印刷品作假充真。
 
     三、利用专业美术工作者或美术院校的师生,配以投影仪、幻灯机,在“行家”指导下作伪。
由于利用高倍的实物投放仪和精焦聚的幻灯机,再加上具有相当笔墨技能的人作伪,令有些专业鉴定工作者也难以断定。
 
     四、当代有些著名书画家,有的尚健在,有些刚过世,一些作伪者熟悉这些书画家的笔墨技法和风格,利用做留印章,画稿,原作作伪,在流传中就较难识别。这些作伪者一般是他们的学生和家人。
     总之,目前书画作伪造假,数量种类不断扩大,技术手段不断更新,仿真程度不断提高,稍有不慎,就会走眼。为此,必须充分掌握了解各种作伪手段,加强有关鉴定知识的学习,以准确有效的去识别真伪。
 
     摹,是指完全按照原作进行勾摹,其具体方法是将透明纸或近似透明的纸,如古人使用硬黄纸覆在原作上,先用细线条勾出作品的轮廓,然后在用纸或绢在稿本上以浓淡干湿的墨或色填摹,或直接以浓淡的墨一样填摹,或以淡墨摹出轮廓后在仔细摹临。这种方法一般多见于绘画中的工笔人物、花鸟,书法中的楷、隶、篆等。从古至今伪作书画一般采用这种方法。摹本的长处是最能体现原作的形态,因为是完全以原作作基础,其组织结构,内容形式与原作无异。加上有些摹制者经过长期专门的训练,熟悉某一原作和原作者的笔法,摹作往往也能达到一定的神似。唐、宋人摹写晋人法书,宋代人摹写唐、宋名画,大都采用这种方法。当代造假者也采用这种方法,不过技法更加高明,纸质更加透明,有的还用高级幻灯机将原作照拍成底片印在纸绢上,其效果更加逼真。
 
     这类摹本流传至今也有不少,杨仁恺先生主编的《古今书画真伪图典》中收录的,如米  摹临的《中秋帖》、宋摹顾恺之的《烈女仁智图》、摹马麟《荷乡清夏图》等,以及清代的伊秉绥,邓石如的伪作对联多采用这种方法。唐人摹写的《万岁通天帖》,原作系王羲之的世代书家,由于勾摹得很好,一般人无法辩其真伪,宋代苏轼的《天际乌云帖》是一件勾摹很好的本子,连题跋也是摹制的。翁方纲收藏后对其大为赞赏,广征博引,大加考证后,认为此帖是苏轼的真迹,兴奋不已,还将自己的书房取名为“宝苏室”、“苏斋”,可见这类摹本鉴定的难度。
 
     鉴别这类作品的方法,主要采用对比的方法。从书法看,书风较为豪放,墨色的枯湿浓淡变化较大,用笔轻重徐疾较明显的行书少用此法,用于摹制的伪作,主要是审其墨色是否僵死,有否生气,尤其是要仔细观察看撇、捺、挑等出锋处的部位有否破绽。而真迹一定是精神饱满,轻松自然,伪作则笔墨死沉。全无生气。绘画方面,写意画或大写意画采用这种方法的极少,因其纵横的笔墨结构,放逸的笔墨挥洒,勾摹较易失去原作的精神。为此,鉴定这些作品,最好设法掌握原作者的笔墨技法特征,领会其神韵和精神要素,再从气韵上去加以把握。而摹本伪作由于作伪者惟恐失位,必心虚胆怯,谨慎行笔,这在手法上必然拘谨,并有败笔出现,该实处则虚,该虚处则实,尤其是山水画中的  法,花鸟画中墨线较浓和较长的枝叶,人物画中的脸部结构,最能看出破绽。另外可结合题款,纸绢、印章和装裱分别审视,综合考证,必可找出起破绽。
 
     临,是指将原作置于案上或是悬诸壁间,先熟读原作的笔墨与风貌,在尽量按照原作的形貌、位置、精神进行临写或临画。这实际与学习中国书画技法中的对临极似,只不过被临对象一般都是名家名作,临制的人一般具有较高的水平。临制反映在书法上,对象都用语书法比较奔放的书家,字体以行草为多。例如“三希”之一的王献之《中秋帖》就是米  的临本。如拿王献之书迹石刻本来对照,米  的行笔纵逸放荡,与原作不符。临本反映在绘画上,又都以写意画为主。作为成效显著的临写作伪者,要临像别人的书画,是须花费很长的时间苦练的。明清时北京有一些专门作伪的作坊,特地从各地招摹人员,从小经过专门的训练,有的历经数年甚至数十年专门临写某一位或几位名人书画,直至作坊老板认为可以假乱真时,才正式把临作兜售。古代临写这类书画伪作很多,如元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明沈周的《庐山高图》,文徵明的《高赏斋图》,马远的《踏雪歌》等等,均有临本问世。
 
     近人张大千是制造伪书画的高手,主要方法就是临制,起先他只做假石涛,假八大,后来又做宋、元名迹。北京故宫存有张氏做假石涛的画册二本,一本为山水,另一本为花卉蔬果册,册页上还有宝熙题词。张大千做假书画有一套办法,他搜求一些旧纸,先涂上淡色,画好先托裱,再用漂白粉或电钢粉,经多次洗刷后将托纸揭去重托裱,经过这样数次揭裱后,在刷上一层白  水待纸面光润,最后再装裱起来,这样做出来的纸本,常使具有经验的人有时也分辨不清。
 
     鉴别临制的伪作,最好的方法就是要熟悉作者的个性特征,做到凡看到某一临本能做到胸中有数。对临制的伪作,临者虽能较为自由地发挥自己的技艺,但总怕与原作不符,稍一不慎就会走形,形象、笔触容易失位,章法安排、笔法墨法容易涣散;边看边临,精神必然拘束而出现滞笔,又因不能笔笔相生,故断断续续,令气脉不能连贯,出现断气。整个画面也极易出现纷乱无序的现象。因此,平时除了多观摩原作,还应多翻翻画册,碰到吃不准的作品,一对照画册,也会发现“移花接木”、“双胞胎”等情况。
 
     仿,是指一些作伪者在没有原作真迹的情况下,根据自己所熟悉的某家某派的艺术风格和创作规律,完全靠想象,信手写画而成的某名家之作。其中虽有原本而也只略取大意。由于这类作伪者一般功夫较深,又无原作的拘限,所以仿写的作品自然流畅,甚至有的达到形神兼备。
 
     有些人一生只专学某一家,学成后所画作品与被学者的风貌大致一致,于是为了谋利,就有意大量制造。也有些是自己在未成名前,假仿某某的作品署上被仿人或自己的名款随意送人,这些伪品在流传过程中,往往经好利者挖去真款,补上伪款,以真迹出售。这些仿作作品大都出自学生,子女之手。如郑板桥的《竹石图》等大都处于谭云龙的仿品,谭原为木匠,据说曾伴随郑板桥做些零活,在郑板桥身边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了解和学到一些笔墨之道。然谭云龙的仿品均不堪入目,缺乏郑板桥原作的韵味和灵气。常见的还有沈周,董其昌、文徵明,王、寿平、八大等名家的仿品。
 
     鉴别这些作品,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将仿品与真品反复比较,在比较中加以识别。具体来说,就是从笔法、墨法、结构、造型等关键方面下手,尤其是从细微处,更具明显差别。如晚清画家任颐,其仿品极多,仿临者有门生倪墨耕,女儿任霞等。虽然他们的仿品初看与任氏画作无大差别,但仿作者若想仿得生动自然,必然会流露出自己的笔墨习性和气韵格调,与原作相比不是精神欠佳,气韵不足,便是笔墨功力不到位,有似曾相识却无缘无亲之感。如充分了解掌握任氏风格面貌,再去审视这些作品,便会一目了然的。
 
     另外,尽可能了解这位书画家的笔墨习性,这对鉴别仿作也极有好处。如清刘墉写书爱用浓墨;明末清初的王铎写字时笔上常含墨汁,写出的第一个字不仅墨色丰满,还往往涨墨;八大山人,王文治常常喜用淡墨;徐渭作画常喜在墨中加入胶水,故画中常见墨渍痕等。了解了这些情况,对辨伪识真自然也会大有益处。
 
     造,就是指伪造,指作伪者从未见过某家的书画原作,只是根据传说,或某名家曾写过或画过什么,便凭空伪造。造作的伪作具有两个特点:一是造年代久远的书画家的作品;一是造冷名头的作品,有的不一定是书画家,只是达官显贵,或学者文豪,或历史名人,使人无法对证,谁名气大就造谁。此类造作盛于明、清两代,一般多出于各地的书画作坊,较有名的有以下几个区域:
 
    苏州造
     明代万历到清代乾隆时期,苏州地区一批具备一般绘画技能的人,专以制造假画为生,所造伪品被称为“苏州片”。苏州的专诸巷和桃花坞就是这类造假的集中地。他们采取作坊的形式,分工合作,线描、染、设色、书款、题跋、刻印、装裱、流水作业、各尽所长。苏州片的特点是多用绢本,所画以青绿山水居多,其他还有工笔花卉,人物等。画法工细,色彩鲜丽,伪造的多为古代名家作品。
 
    河南造
     也称“开封货”,以伪造书法为主。明末,清初河南开封地区有一批人专造唐、宋、元时期名家书法,像颜真卿、柳公权、苏轼、黄庭坚、等均在被伪造之列。除此之外,还凭空伪造了一些不以书法名世的名臣武将的作品,如岳飞、文天祥、包拯、朱熹等人作品。而这些人有的传世墨迹绝少,有的则根本没有。河南造的特点以手卷为多,也有立轴与挂屏,又以纸本为多,或用河南特产的绵纸,蜡光纸,其书写较为流利,字体光泽,书法水平较差,技法低劣,较易识别。
 
    湖南造
     又称“长沙货”。清代康熙至道光年间,在湖南长沙地区出现一批伪造书画,名头多见于明末,清初的节烈名人,少量的是著名书画家。这些造作、纸、绫、绢质地低劣,颜色灰暗,陈旧、较易识别。
 
    广东造
     清末至明国年间,广东有一批专门作假画的古董商,其制作的主要特点是,以重彩人物为主,多半伪造宋以前画史上的大名家,如吴道子,张萱等,也兼造山水,尤以石涛为多。大部分是绢本,色彩、画面教灰暗,胶矾差,显得有古气,以蒙蔽外商和鉴定经验不足的收藏者。
 
    后门造
     清末至明国年间,北京地安门一带有一批人专作伪造“巨字款”书画。清代宫廷画家或大臣常在自己的作品后面署有“臣某某恭绘”、“敬书”字样,后人称这类作品为“巨字款”,并且在有的作品上还伪造了乾隆皇帝及各大臣的题跋和清宫多种收藏印等。装裱也与一般书画不同,多用锦缎装裱,外观颇为富丽堂皇。这类伪品水平不高,印玺位置常不和常规。
 
    扬州造
     清代康熙至乾隆时期,江苏扬州地区有人专做石涛及“扬州八怪”的假画,山水、花卉都有。画风比较奔放,字体面貌特殊,字的撇和捺像是皮匠刀的形式,一般人称这种伪作为“皮匠刀”。水平较为低劣。
 
    上海造
     民国时,上海有个做假书画的小集团,专做有著录的假画。他们有绘画、写字、装裱等分工,所作假画与原作极为相似,一般以宋、元名作为主,明、清作品较少。这类作品一般人都很难分辨。
 
     伪品尽管作伪水平高低不一,但大多水平较低,与时代风格不符,比较容易鉴别,而对扬州片或上海造的上乘之伪作,可结合上述几类造假鉴别的方法,分别对待。
 
 
 
 
 
 
 

上一篇:收藏家王彦荣 下一篇:书法作品的格式与章法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