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关注名家

楠溪江山水之美以养我心、楠溪江给了我荣誉——刘志
2012-4-17
 
楠溪江山水之美以养我心、楠溪江给了我荣誉——刘志
 
文/柳苗苗
 
 
    刘志是一位70后的山水女画家。小时候,看到别人背着画夹写生,刘志感觉特羡慕,希望自己也能背上画夹,最初的画家梦想就在心中发芽了。她祖母以前也学过画,父亲早年从事石版印刷,也是自己画印稿。刘志的血脉里也继承着父辈艺术细胞。但是刘志称当初的启蒙老师夏艺这位“伯乐”是个重要的因素。13岁开始从中国画的经典绘本《芥子园画谱》入手,苦练中国画的基本技法,后又师从鹿城区美术家协会首届主席陈树冈先生,并受到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文化部美术学博士生导师评审成员林树中教授指导。
    多年来,她从临摹入手,反复临摹明清画家的作品,逐步追溯宋元笔墨,吸收并消化成为自己的东西。傅抱石的画,笔墨雄健豪放,清新活泼,她则专程前往南京参观傅抱石博物馆,深深被傅抱石的笔墨所折服,她一再摹仿傅抱石画风,以致达到神似的程度。陆俨少的画章法入妙,云水生动,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她便多方搜求其范本,以资学习。最近。在她笔下又见到黄宾虹的笔法和墨法,这些都说明她在不断的探索和汲取前人的经验和长处,以此来丰富自己的作品,近年屡屡有新的画风出现。她摒弃杂务,只身来到北京,静下心来就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研究生,专心从事山水画的研究和创作,并陆续有佳作面世。
    据刘志称,中国山水画,是以山川、云水、草木等自然风光作为主题绘画题材,它主要表现的是自然山水之美,而楠溪江就是能给她以大自然美感的心灵感应的地方。前来参观欣赏画作的人们惊叹原来我们的身边还有如此美的青山秀水。这次作品展的圆满成功,除了业界同行的肯定外,让刘志欣慰的是市民的参与度非常高,有些人第一次来参观了,第二次又带了相机过来,直至25日展览结束整理期间,还有市民前来参观。
    人们对她作品的肯定,她称都是楠溪江给予灵感,如果没有这么美的山水,她的笔下也画不出如此美的意境。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对楠溪江这一方山水的深深眷恋、热爱,让呈现在纸上的楠溪江有了另一番的艺术美,让赋予了感情的作品变得更有生命力和创造力。作品《楠溪情韵图》荣获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国书画大赛金奖;《罗列河山共锦绣》荣获第四届“神州杯”全国书画艺术大赛金奖;《入山曲》荣获第二届海内外知名书画家作品邀请展暨“侨光艺术奖”大赛优秀奖;另新近又有作品《楠溪幽映图》获首届天一国韵·全国书画篆刻作品大赛铜奖。《楠溪山居图》长卷、《楠溪石柱峰》分别刊登在今年《世界知识画报》第一、三期上。2012年1月份,中国文献出版社出版首期“最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家”的《艺术·风范》国画卷上,刊登了刘志与著名画家刘大为、冯远等三人的作品。该书展示了她的18幅作品。这些作品大多取材楠溪江,构图严谨,笔法细腻,意境深远,苍茫中有秀润之感,展现了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的精髓。2011年,刘志被中国国际现代艺术研究中心评定为“金奖艺术家”,并授予“当代书画艺术名家”称号。同时,她对自己的创作认识很清醒,一方面在笔墨功夫上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另一方面也在不断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艺术修养。
    我就是楠溪人
    刘志的外公外婆是永嘉人,小时候在外婆身边生活了近十年的刘志对永嘉有着说不出的亲切感。朋友戏称她是楠溪人,她则很开心的回应:我就是楠溪人。她对楠溪江有一种深深眷恋,每当在城市里呆上一段时间,就会跑到自己的“林泉小筑”小住几日,或写生或摄影,每年这样的日子不少于20天,真是不亦乐乎。远眺绵绵山峰,近看郁郁滩林,薄雾萦绕,缥缈似仙境,幻象无极,令人心旷神怡。每一次她都怀揣着同样的兴奋,不一样的感受。随着视野的开阔,画风的展现,心情自然也就豁达起来。
    悠悠三百里楠溪江,从太平岩、石桅岩、将军岩、十二峰、石门台一路行来,楠溪江的山水都是她创作的源泉,在山林溪水旁呆上几天,再回到自己的画室里创作,那一幅幅的美景就在刘志的脑海里跳跃而出。等作品完成后,刘志又跑到楠溪江汲取营养了。她称,是楠溪江的山水“养育”了我。此次展览,刘志更是热情地向人们推荐她作品中的“世外桃源”。“我们要大力的去宣传温州的‘后花园’,让人们分享这样一块宝地” 。
 
 
 
 
 
墨润楠溪——刘志
 
    悠悠三百里楠溪江,景中有画,画中藏景,融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于一体。与我而言,有种浓浓的眷意。当清晨初起,推窗眼赏。远眺绵绵山峰,近看郁郁滩林。薄雾萦绕,缥缈似仙境,幻象无极。这旖旎的风光,令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尤其是喜欢坐在亭中的人,能享受着一份安定、宁静和祥和,像似谢康乐的诗篇“叠叠云风烟树榭,弯弯流水夕阳中……”在回荡,诗意盎然,此乐何极。
    每次我到楠溪江写生,望山水之景,心境豁达开朗。素材的捕捉,创作的灵感,油然而生。当写生时,乘着江心的小竹筏荡漾在平静般的水中,闭上眼睛,舒展心志,思索画面的构图。此刻,我的心律与江水的流动共同谱写了一曲柔美的旋律。或,静静的蹲在江边,等着鱼儿游来诉说心语。或,赤脚入水中,晶莹的鱼虾就会慢慢的围拢过来亲吻。或,漫步一段滩林,饮一壶米酒,听一个传说,触一片叶子,发一会小呆……体悟着大自然和谐之律,享受着返璞归真之情。心随景走,创意无限。
    难怪友人时常问起,我近期是否又到楠溪江写生了。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是的。随之取出佳作让其欣赏。品读画上戴着竹帽的老农,握着竹筏顺江而下,静心聆听江水的呼吸声,平稳而均匀,渐渐消逝的远处青山。你就会感觉到轻轻的颠簸正是江水温情的脉搏,远处落差的波澜,乐趣无穷;慢慢的遁入楠溪江佳境——“青山不语仍自在,微水无痕亦从容。”
 
 
 
 
 
楠溪江是永嘉的,也是中国的
 
    清新脱俗的墨意山水如梦如幻,清雅闲适的环境让人如痴如醉,那迷人的山川、溪流、村落以及纯净恬淡的田园风情,与喧闹浮躁都市生活撞击着她的思变的诗意,但随着对楠溪江的深入探究,刘志不仅把它当成是自己写生的场所,更把她看成自己的家园。看着那些环境遭受人为破坏,她更是极力呼吁要保护好楠溪江。
    她指着《楠溪山居图》上的那一排的碇步告诉记者:“那时我来此写生的时候,沿着这一排排古老而整齐协调的碇齿,聆听这潺潺溪流声,犹似置身于美妙的音乐境界,心也随之变得欢快……好一个‘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和谐意象。可是现在这一排碇步,像是掉了门牙,零零落落,曾经的佳境落到这样的现状甚是可悲!只有来过乡村,在溪流的碇步上踩过的人,才能真正体味到碇步的奇妙。而楠溪人对碇步的喜爱,缘于许多人都是踩着老家溪流里的碇步渐渐长大,也许,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真的有那么一天,碇步会从人们的视野里彻底消失,它那优雅的身躯只残留在老人的记忆中。而我们的后代子孙们,也只能从一些老照片上认识碇步了。”
    其实,楠溪江的美,就是美在原始古朴,野趣天然。一次,刘志与朋友一起去写生,有一村民见到她们说:“明年过来,这里会更加的美丽。”刘志欣喜,问之。村民告知这里要建“像温瑞塘河一样的堤坝了。”刘志听罢,心头一紧,只有加紧手中画笔的速度,她要把楠溪江最原始、最生态的美“保留”下来。
    她说:“保护环境刻不容缓,楠溪江是永嘉的,也是中国的,祖先留下来的资源财富,美好的诗意栖居,不能让那些盲目开发,只关注眼前蝇头小利不着眼未来,打着‘经济开发’的幌子肆意挖掘与破坏。作为画家,能做的就是用画笔表现自己的思想情感,关注自然,提倡环保。作为孕育于自然中的我,不但回归消融于自然的怀抱,更基于对亘古自然深深理解和血肉相连的情感基础上,代山川之言,代其呐喊,珍爱家园!保护好咱们楠溪的母亲江。”
 
   
 
 
 
 
 
 
 
 
 
 
 
 

上一篇:“龙行天下——张济海、关羽书画作品国际巡回展” 下一篇:文人画需自我更新——写在《张伟花鸟花集》出版前的话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