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关注名家

从黄土高坡到天安门艺术殿堂——中国青年美术家韦选毅素描
2012-2-28
 
从黄土高坡到天安门艺术殿堂
 
——中国青年美术家韦选毅素描
文/杨力斌
 
    新世纪来,我在长期介绍书画家作品欣赏中,结识了远在河南省洛阳市中国铁道建设总公司十五局宣传部工作的韦选毅朋友。随着我与韦选毅接触的时间越长久,便深深地感到这个中国年轻美术家身上蕴含的不俗思想品质。他总是默默地将自己的时间精力,更多地投入对书画艺术的勤奋创作之中,而不是停留在浅薄的夸夸其谈的神侃上,这正是他不同于别的年轻画家的地方。每次他在创作上有新的收获,或创作出新的好作品,总喜欢及时告诉我一起分享,令人在清寂而枯涩的学习中,感到迎面吹来一股凉爽清雅的山风。
    这天,韦选毅在电话中告诉我,他应邀专门为北京天安门城楼创作的山水画巨幅新作《浩气正清华》,获得社会上各方面的广泛好评情况,想请我写一篇文章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顿时陷入了浮想联翩的沉思之中,眼前不断地浮现出韦选毅笔下那些历历在目的各种美术作品的熟悉画面。
    北方厚土滋养出求索精神
    1959年2月,一个漫长的寒冬即将过去,寒凝大地发春华的时期,韦选毅出生于陕西省兰田地区一个普通的北方农民家里。父亲与母亲都是西部北方地区,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质朴农民,家族中的人们都是依靠种地劳动来养家活口的庄稼汉,他从小就一直在西部北方农村地区黄土高坡艰苦生活的环境中长大。
    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很多情况往往是这样的,苦难与挫折经常在鞭挞我们的同时,却使我们变得日益地坚强壮大起来;温室里培育出来的花朵,却无法经受住大自然暴风雪严峻的洗礼考验;而那些在清贫艰难的生活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却更能够锻炼培养一个人的健康成长性格,并树立起一种坚忍不拔的可贵品质。
    韦选毅长期生活在陕西兰田地区贫瘠的土地上,出门就是七沟八梁一面坡的山洼地。他在当地读初中、高中学习期间,就开始喜欢绘画,但却苦于没有任何进行绘画学习的资料,也没有懂得美术基础知识的老师指教,甚至连一张正规白净的绘画纸张也没有。但父、母亲言传身教的吃苦耐劳精神与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以及北方地区农民身上那种不畏任何艰难的奋斗韧劲信念,使他养成一种不怨天,不怨地,脚踏实地追求自己喜爱绘画的坚毅性格。他处在这种艰苦的生活与艰难的学习条件环境中,却并没有被眼前的各种困难压倒。在读书学习的闲暇空余时间里,他经常在地上进行写写画画的摹拟描绘,在别人用过的废旧纸张上作画,或者利用旧挂历背面没有印制内容的白纸,进行胡乱的绘画学习,反复地临摹自己能够找到的各种连环画“小人书”,对绘画艺术陷入一种深深痴迷的情感之中。
    山丹丹那个花开哟!红艳艳;小米粥滋养出挚爱家乡的好少年。伴随着信天游自我抒情歌曲长大的韦选毅,通过长时间的勤奋好学进取精神,在自己心灵深处播下了执著热爱绘画的萌芽种子。这是一种近似于清代画家王昱在地上涂鸦学画的现代版故事,也是古往今来无数穷人家孩子所走过的一条艰辛地绘画学习求索之路。
    韦选毅是一个年轻的画家,个子不高,国字型的脸庞,方棱坚挺的颧骨,宽扁的鼻翼,厚实的嘴唇,憨厚敦实的面容,纯真的微带笑意的脸庞,给人以强烈的亲和力。宽大的眉毛,略为有些厚实的下眼帘,呈现出一种长期辛勤绘画劳作的倦意;乌黑发亮而专注的眼神中,透晰出一种坚毅果敢的精神。他话语不多,心态沉稳,不浮躁,不虚滑,身上洋溢着北方人质朴厚重的性格,在他的身上,令人联想起矛盾笔下热情洋溢描写出来的《白杨礼赞》。
    难道你就不想到它的朴质,严肃,坚强不屈,至少也象征了北方的农民?……
    白杨不是平凡的树。它在西北极普遍,不被人重视,就跟北方农民相似;它有极强的生命力,磨折不了,压迫不倒,也跟北方的农民相似。我赞美白杨树,就因为它不但象征了北方的农民,尤其象征了今天我们民族解放斗争中所不可缺的朴质,坚强,力求上进的精神。
    韦选毅早已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我不过是一个喜欢从事中国传统文化与书画艺术读书学习的老学生,韦选毅在中国画与山水画创作上的水平与取得的成绩都远远地高于我,他却从来不居功自傲,总是虚怀若谷地与我进行交流,表现出自己不满足现状,戒骄戒躁好学进取的可贵品质。这是我很喜欢他,并愿意与他长期交流、交往的地方。
    1978年,韦选毅参军来到铁道兵部队这所蕴含深厚文化艺术教育的大学校摇篮。铁道兵部队从事美术创作的力量很强,韦选毅在这所革命的大熔炉中,有机会接触很多具有高水平绘画创作的老同志(最好举几位影响、帮助过自己老同志的名字),才开始有机会接触在正规的笔墨纸张上进行绘画的学习。于是,在日常繁忙的工作之余,他日复一日地投入素描、水粉画的勤奋绘画学习之中,进步很快。不久,他喜欢书画艺术的勤奋学习追求的才华就得到部队领导的重视,被提起来在政治部放电影,画幻灯片、出黑板报等从事部队的宣传工作,为他进一步施展自己的才华创造了更好的学习绘画的条件。
    铁道兵部队两年一届的《大路画展》培养了无数的年轻画家,也使韦选毅有了从事绘画创作,向更高目标进取发展的大好机会。起初,他主要以版画表现形式来反映自己熟习的铁道兵生活,1980年,他创作的版画《踏遍天山为人民》入选《“咱们新疆好地方”美术作品展》,作品较好地反映了铁道兵战士为了祖国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和平建设事业,一心舍弃自己安乐的小家,顾全国家与人民大家的可贵品质,受到部队领导与社会上的广泛好评,也初步尝到了从事美术创作的乐趣。(如果能够再多列举一些当时的代表作品名称更好一些)
    与此同时,韦选毅被部队保送到新疆艺术院校接受了两年正规的绘画艺术学习。在艺术学院进修深造期间,他十分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如饥似渴地进行了绘画的系统学习锻炼,使得自己的创作水平得到很大的提高。当他学成返回部队后,从此,韦选毅投入创作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进入自己从事绘画创作的新高涨阶段。(如果能够再多列举一些当时的勤奋学习的情况事例更好一些)
    1982年,创作《风雪达坂路》,参加了第一届《大路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获得优秀创作奖,被《美术》杂志(1989年12期)发表。《风雪达坂路》主要反映了铁道兵战士在风雪交加的昆仑山十分艰苦恶劣生活环境中,为了祖国与人民的事业,与一切困难进行顽强勇敢战斗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国画《青春常在》等作品讴歌了铁道兵战士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如果能够再多列举一些当时的代表作品名称更好一些)
    1984年,根据中央军委适应国家新时代以经济建设为主体任务的需要,随部队整体转业到洛阳内地铁道部十五工程局宣传部从事单位的宣传,开始主要从事中国人物画、山水画与花鸟画的各种美术创作活动,参加国家各地铁道建设更为繁重而光荣的任务。但两年一届的《大路画展》却从来也没有停止,也使韦选毅有了不断地进行高品位中国画创作锻炼的良好机会。
    在洛阳生活与工作几十年,也是他学习中国画的重要发展阶段,韦选毅购买了大量的中国画资料,沉浸在对中国画传统表现技法的不竭追求中。起初,他重点学习张大千、赵望云前辈的画风,当学习有所起色之后,进而又博采中国画众家之长,陆续创作《暮色》,参加第五届《大路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再次获优秀奖。
    当代中国画面临着如何继承传统与创新发展的问题?这是每一个从事中国画创作画家无法回避与经常受到困扰的大问题。
    在这些问题与压力面前,韦选毅说道,在“传统”面前我很怕,有压力,是因为别人批评我“没传统”,我很委屈,在中国画传统的继承与发展问题上,众说纷纭,老生常谈。如今谈的人也不多了,但依然很压人,萦绕在我心中仍然是很沉重的“思考”,在中国画领域里,大家都在寻找一条继承与发展的道路,但都很艰难。从汉、晋、南北朝到隋唐五代,再到宋、元、明、清,这么长的历史时期,这么多的绘画名家,有那么多的珍贵墨迹,至今乃被后人研习,你说,在这么深厚庞大、错综复杂的“传统”面前,对我来说能没压力吗?
    中国画在当代面临的困难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更好地展示每个画家才华的最佳机遇,因而,这种压力更是一种巨大的潜在动力。我反复地阅读观赏韦选毅寄来的两本画册,只见汇集他无数心血的佳作逐一地展现出来,并由此发现他不仅是一个充满丰富情感,热爱大自然生活的人,也是一个十分关注祖国各地日新月异建设变化面貌的人。
    韦选毅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丰富情感并热爱大自然生活的人。社会上的很多人也喜爱外出旅游,但是他们走过、看过之后,一切就结束了,最多留下来一些摹景观景的图片。我们却在画家笔下,欣赏到《孤舟晚泊图》、《幽谷》等一幅有一幅饱含自己心血汗水的系列山水画作品,清晰地触摸到他在祖国辽阔壮丽的山河原野里跋山涉水的辛勤记录,以及无数激情奔放的丰硕收获。
    在铁道部十五工程局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他还经常远涉新疆的北疆、南疆、青藏高原、川藏高原地区写生;还多次到黄河源头、太行山深处,以大自然为师,深入祖国辽阔的锦绣山河写生收集创作素材,回家后更是废寝忘食地将自己外出所见所闻的创作激情,倾注在笔情墨趣的表现上,在创作大量山水画作品的同时,还陆续创作出一批《云山列障图》、《云山烟雨图》、《古道新路图》、《风雪青藏线》、《云山列障图》、《烟雨图》、《登高壮观天地间》等大型山水画卷,以及众多反映铁道人可贵精神风貌的优秀作品,使自己从事山水画,尤其是创作大型山水画的驾驭能力得到了很大的锻炼提高,作品受到铁道系统与国内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
    在《喜马拉雅山中圣湖畔的工地》作品中,我们观赏到青藏地区那种难得一见的雪域高原山峰。尽管这幅作品的绘画语言还有些稚嫩,但作者关注与热爱祖国建设新面貌的炙热激情融会在画面之中,雅拙的造型语言表达出他内心深处那颗质朴饱满的情感。画家笔下这类反映祖国各地建设风貌的作品,还有《穿越秦岭》、《风雪青藏线》等系列作品,它属于山水画,又不是一般单纯的山水画,是画家用自己敏锐领略生活的艺术之笔,准确地记录了祖国新时代建设道路上,迈出的一步又一步翻天覆地变化的坚实脚步。
    在《古道新路图》创作上,可以明显地看出作者是一个善于与时俱进学习探索山水画新技法的追求者。西部戈壁群峰荒无人迹,是很多人熟视无睹野草也难以生存的荒漠地区。然而,在画家点状似细线、短线的描绘下,只见画面上早已被沙化为荒凉的巍峨群山,竟然呈现出顶天立地般千年古丝绸之路的历史沧桑厚重感。作品的下方是正在建设中的铁路,辛勤的铁路建设者正在用自己的汗水,描绘出一幅祖国新时期丝绸之路的美好蓝图。作品中的绘画技法是传统的,组合形式却是新颖的,画家将山水画新颖的艺术造型语言,与反映祖国建设新面貌进行了有机的结合。传统的中国画技法,古老河西走廊的土地,新时代的建设者,新生活的创造者,汇集一起演奏出一曲新世纪高昂激情的赞歌。作品在2000年参加第十届《大路画展》,获银奖,完全在情理之中。
    一个画家长期坚持不懈地进行辛勤的创作耕耘活动,必然会通过自己孜孜不倦地求索创作探索的可贵精神,取得不断地超越自己的无数成果。1986年创作《高原情》参加了《欧亚大陆桥艺术作品巡回展》; 1988年创作《大山深处》参加了“南昆铁路美术作品展”在北京西客站展出。1997年创作《千年古刹》、《山里人家》参加了第八届《大路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1998年创作《高原秋色》参加了第九届《大路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获铜牌奖; 1999年创作《春雨》参加了“第二届中国花鸟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被《民族画报》、《工人日报》、《人民铁道报》刊用。画家就这样迈开坚实的脚步,一步又一步走向艺术创作高品位修养的殿堂。
    笔墨深情呈现出画家心灵
    书画艺术是视觉艺术,也是艺术家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心灵艺术感悟结晶。书画艺术品的魅力,不是在于它问世的初期是否被社会上的人们普遍接受、看好和追捧,或者是卖了多少的金钱,而是在于它具有深厚的文化艺术内涵与独特的个性化艺术创造魅力。韦选毅是一个年轻的中国画家,他之所以能够取得一些中国画创作的成绩,得到社会上的广泛认可好评,源自于他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绩,并一直潜心致力于对中国画孜孜不倦地努力学习与新的探索耕耘之中。
    画家在山水画作品中,最具特色的地方是将传统的山水画技法与清淡雅致的湿画技法、泼墨、泼彩新技法糅和一体,使生活中一座座似曾相见的普通山峦沟壑、山里人家,经过画家苦心经营的浸润洗礼之后,润含雨霁,满眼秀色,不仅画面上主次分明,朦胧清淡的墨色与清晰的山崖形成强烈的对比,干湿对比变化的情调比比皆是;这些运用中国画传统技法表现出来若隐若现的山谷脊梁、山河烟雨、山村晓雾、山雨欲来,雨润山岚的朦胧湿润味道,使山水画面呈现出一种自然生活中山川雨雾,魅力无穷的朦胧诗意化新篇章。
    成绩属于过去,创新就在笔下,将自己的才能更多地倾注在不知疲倦地忘我创作的激情中,对中国画与山水画倾泻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挚爱情怀。年轻的韦选毅,已经是铁道系统与当地书画界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了,在自己中国画作品多次参加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性各种画展,多次获奖,取得无数中国画创作的成绩面前,他不是埋头于沾沾自喜的陶醉之中,而是投入更加忘我勤奋的创作中,陆续创作出一批进行新颖表现技法的《林芝在召唤》、《峰峰带落日 步步入青霭》、《山语》、《青山依旧》、《丝路沧桑》、《悠悠岁月丝路情》等大型山水画卷。在新时代的山水画不断实践创作中,继续追求或偏重于干湿结合,皴擦带泼墨、泼彩,兼工带写的笔情墨趣,或偏重于短线皴擦为主体,山峦错落叠嶂构成的新颖表现方法,逐渐地探索出一些具有自己个性化的山水画造型艺术语言。
    大山本来是静静地伫立在那样默默无语的,但荒凉古道上的大山却在画家笔下变得鲜活起来,宛如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者,呈现出巍巍山魂无限深情的思绪与新时期丝绸之路的山水画语。画家韦选毅使用一种个性化鲜明的皴擦短线新颖画法,创作出《山语》系列作品。此时,《山语》的无声犹如大地长空中那滚滚而来的有声春雷,正在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诉说西部高原上沧海桑田的巨大变化。画家笔下的《丝路沧桑》,也是山林沧桑,无数巍峨的群山峻岭,岿然屹立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山连着山,山重叠着山,风雨沧桑古代丝绸之路,耳边犹闻驼铃声,马蹄声碎,喇叭声咽,令人产生无限憧憬的深思遐想。《悠悠岁月丝路情》,山还是西部地区那些巍峨的群山,画家的情感一旦融入了祖国锦绣山河的无数山脉之中,就表达出大山钢铸铁造的风骨脊梁。人生如梦,岁月如歌,《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此时,村前屋后的枫叶正辉映着漫天火红的彩霞;满眼的山梁却在新春的召唤下,焕发出了生机勃勃的无限春意。这是画家执著热爱祖国大好山河的美好心愿表现,也是新时代生活的良好开端。
    我喜欢画家笔下幽静的山野密林、《林间小屋》、清澈《秋水》、登山《观瀑》、《云山列障图》,这里有掩映在云雾之中的群山,有蜿蜒曲折静静地流淌的潺潺泉水,停车坐爱幽林远,白云深处有人家。诗语云,翠屏幽梦,觉来水绕故土,春风《春雨》,烟水濛濛,屋前是山道弯弯的小路,周围是枝繁叶茂的密林,绿色的植被深深地遮掩着广阔的大地青山。山水画家最挚爱的正是一种“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的澄怀观道心悟意境,只要身处在这种清新的幽静环境之中,有简朴维持生命的生活足矣。古人曰,“夫神思方运,万涂竞萌,规矩虚位,刻鏤无形,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真正的山水画艺术家只有沉浸与陶醉于这种巍巍群山的静谧空灵之中,心灵深处才会自然地奔涌出一腔充满激情的不竭创作源泉,并挥洒出满纸墨香的山水画卷。
    《太行之春》是韦选毅新时期的超大型山水画代表作之一。画家花费6个多月的时间,创作出来的一幅高5米,宽15米的鸿篇巨制山水画。画面最下方的近处是松柏簇拥下高大雄伟的太行山脉,连绵起伏的太行山麓层层叠叠的蜿蜒错落,群峰挺拔,密林叠嶂,恰似一座大自然界中高耸云天的万里长城。站在这幅超大型山水画作品面前,只见画面上白云皑皑,松柏常青,山峦巍然挺立,厚实裸露的岩石脉路,宛如北方人民厚实坚挺的不屈不饶的钢铁脊梁。这是画家对祖国大好山河深厚情感的诗意化描绘,也是一曲抒情式赞美中华民族英勇不屈可贵精神的颂歌。
    在书画艺术的长河中,每位书画家和书画爱好者都有自己对艺术追求的偏爱,或者喜欢传统,或者追求现代,或者介于两者之间游历,都无可非议。韦选毅是一位具有旺盛绘画创作热情的画家,面对着当今画坛各种新技法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时代,他主要使用传统的笔墨技法,没有使用什么新奇的技法,却画出了一幅幅饱含激情的系列作品。
    韦选毅擅长山水画,但是,他笔下的人物画系列与花鸟画系列作品也同样精彩。我流连在阅读画家笔下众多写实人物画造型的群像,或者偏重于画出朴实憨厚的品质,或者偏重于描绘柔美文静的性格,男女老少的各种人物,正是一曲曲赞美劳动者的颂歌。画家笔下的花鸟画既有细腻精致的工笔,也有畅达挥毫的写意。
    画家笔下的花鸟画系列作品,展现出一种多姿多彩的盈盈风韵神采。只见在一幅幅精美的工笔画作品中,《春雾漫漫》,又似霓裳羽衣中散发出清香;《清风嬉雨图》,正随着微风乍起,衣襟翻飞,婀娜多姿;《玉冠含露图》,一片秋色佳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两只野鸭的窃窃《私语》,宛如乍暖还寒的春雪初醒;《花黄春意去 鸟啼秋声近》,清翠淡雅的景色掩映下的秋叶新黄,斑斓树干上叽叽喳喳小鸟的欢聚,恰如是一幅酝酿新生活的秋色新曲;《暮雨花更红》,在墨色酣畅流变的绿叶丛中,错落有致的郁金香,正表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气象。《花好月圆》,近处灵动的牡丹花丛,在淡淡寂静月色下,如春睡未醒的梨花带雨新露,获得“国花神韵”评比金奖,正是名至实归的展现;《蓓蕾出白龙》,在一片是似而非淡淡青绿印象派色彩陪衬下,近景一丛奶白色的牡丹花展现出更加柔媚的神态,又一次得到大家的好评,获得《牡丹精品展》一等奖;而《富贵吉祥》,在斑驳朦胧的暮色中,一株白牡丹正展现出最后的霓虹新姿,再次获得《牡丹精品展》金奖,彰显出画家抒情式的诗意化心声。写意画《春艳》、《绿宝》、《花冠群芳》各自展现出争奇斗艳的风姿雅韵;《国色天香》,正是百花齐放,怡红倚翠的盛世写照。笔下形形色色《暮雨花更红》、《紫藤花开》、《暖冬》、《兰幽香风远》、《欢聚一堂》、《富贵吉祥》等无数花鸟画卷的喜悦之中,眼前浮现出无数多姿多彩的不俗景色风貌。
    我比较喜欢他笔下《水阔雨萧萧 风微影自摇》这幅花鸟画作品,画面层次丰富,清新幽静。抬望眼,已到清风送香的十里荷塘。此时,在清幽的荷塘边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两只鹭鸶正处在睡梦之中,满塘的荷花也酣睡在春色无边的美梦中,展示出一番自然靓丽的醉人景色。欣赏这幅作品,不仅使人呼吸到四周田园空气中,带有一股凉悠悠沁润的感受,也亲眼看见荷花身上挂满的晶莹水珠。领略到晨起漫步荷塘,满眼翠雨稠,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却欣赏到一种“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褒玩焉”的芳华况味。
    韦选毅在谈到自己对传统与创新的绘画艺术思想时指出,对一个年轻人来说,用新的观念,表现新的事物,是最可贵的,我觉得不要过早的用框(风格)框住自己,我认为“风格”是后人对前人作品的总结和肯定,乃至总体的评价,用“风格”来确认这个画家,使他区别于其他画家。细想想,对一个正在成长过程中的青年画家来说,一味追求“风格”化,我认为没必要,“风格”是你在不断的创作过程中自然形成的,所以就顺其自然吧。
    画家韦选毅是一个踏踏实实进行中国画创作的人,他从来不喜欢社会上那些夸夸其谈的浮躁心态作风,而是埋头坚持在数十年如一日的辛勤耕耘之中。他又说道,我只有在继承和学习的过程中,尽量完善自己的创作思路,追求完美的艺术作品,在吸取传统精华的同时拓展新的创作空间,不断创新、用心作画、我坚信一个道理,人生的路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艺术之路也同样如此,不同的是我在奋斗中、创作中和批评中成长进步的。
    一个真正有所作为的画家,喜欢不断地用自己探索求新的绘画作品,来表达自己观察自然的独特艺术见解和情感思想,总是在超越自我的辛勤追求奋斗中,展现出自己艺术思想上的新面貌。画家韦选毅不同于别人的地方,正是在于这里。
    新世纪来,画家完全潜心致力于中国画的创作探索中,取得一幅有一幅创作丰收的硕果累累成绩,迈上中国画创作的新台阶。2000年创作《古道新路》参加了第十届《大路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获银牌奖,并被《美术杂志》1999年第1期、《民族画报》、《新华文摘》、《工人日报》、《人民铁道报》刊发;2001年创作《山语》参加“第四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获“新世纪中国山水画200家”入编大型画册;2002年创作《青山依旧》参加了“第二届世纪风情展”在云南昆明展出,入编《1949一2000中国美术选集》;2003年创作《风雪青藏线》参加了第十二届《大路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获银牌奖,被《美术》杂志(20O4年第2期)、《工人日报》、《中国铁道建筑报》刊发;2000年创作《春到西藏》参加了北京《地球·生命·和平》大型人物画展;2005年创作《雪山览架》参加了第十三届《大路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获铜牌奖,被《美术》杂志(2006年第一期)、《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铁道建筑报》刊用;2005年创作《归苍山图》参加了第五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获优秀奖,入编大型画册。
    才华横溢方显出浩气清华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文人墨客喜欢观山乐水的习惯。当然,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的登山活动并不只是出于一种单纯的踏青游玩,从孔子的“知者乐水,仁者乐山”,到王微“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都是一种“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像”澄怀观道的畅游体验,也是文人墨客从事文化艺术创作时,必须深入大自然的生活观察、体验与写生实践写照的工作。中国山水画是建立在深厚的文化艺术修养基础上的展现,山水的诗意,诗意的山水,是一种自然的有机融合,也是画家心灵上的最佳审美情感抒发。
    古往今来,国内外广大的爱好者都欣赏并喜欢中国优秀山水画作品散发出来的无数精微玄妙的内涵意境。但是,这种诗意的山水美学蕴藏在优秀的山水诗与优秀的山水画之中,而不是随便写一首山水诗,或者随便画一幅山水画,就能够表现出这种深厚的诗意美学内涵。中国诗意的山水与山水的诗意,是一种蕴含无限文化艺术玄机妙趣的高品位表现形式。每次在阅读观赏这些展现中国文化艺术精华内涵的画面时,就宛如沉浸在传统文化与诗意山水的王国里,一句句意蕴精深的妙语,一片片山岚清风的树丛,竟然会令人远离那喧嚣的世俗凡尘,也忘记了心里的无限烦恼,并领悟到一种愉悦幸福的美感。这就是优秀山水画作品带给我们心旷神怡的快感,也是山水画家融合自然之美抒发出来的高逸风致情怀。
    最近,当我观赏到好朋友韦选毅,年轻的中国山水画家应邀专门为北京天安门城楼创作的山水画巨幅新作《浩气正清华》时,就进入一种浩然正气的诗意化审美情感抒发表现的领略之中。
    在浏览这幅235×620cm鸿篇巨制《浩气正清华》山水画卷的时候,宛如与画家一道走进大山深处,无数被保护得很好的绿色植被覆盖下的大山,就像一座座自然的巨大屏风耸立在眼前。在春夏时,满眼群山绿树成荫的青翠、苍翠植被,呈现出一种锦缎般诱人的自然秀色,漫山遍野的树林像奔涌而来的波涛潮水一样,一层盖一层,一层盖一层,密密麻麻的一直重叠到山顶。抬望眼,远处山峦脊梁上裸露出来的喀斯特地貌崖石,以及赤壁丹霞石壁岩石肌理,宛如健壮彪悍的肌体与四周的茂密绿色植被形成鲜明的对照;百瀑千姿的山崖与原始森林树丛汇集成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在视野上清晰地展现出来,非常的好看,耐看。画面上方的远处是霞辉浸染的热浪,寓示着祖国日新月异建设的社会主义步伐,正犹如冉冉升起的朝阳,正以磅礴万里,气吞山河的壮丽锦色,这是一曲豪情满怀的英雄交响乐旋律,正在抒发出中华民族新时代昂扬向上的颂歌。
    南朝梁时期的萧绎说,“夫天地之名,造化为灵。设奇巧之体势,写山水之纵横。或格高而思逸,信笔妙而墨精。”大自然山川之美的名气在于其鬼斧神工般造化的神奇,而山水画的创作同样也在于进一步发挥这种“师造化”的灵动妙趣玄机。一个画家要想自己作品达到这种“师造化”的灵动妙趣境界,在创作时通常要注意两个重要表现的内容,其一,格调高雅,确立起神思畅逸的高品位起点与审美品鉴的眼界。其二,信手挥毫,展现出“逸笔草草”的神逸笔法与墨色浓淡精妙,干湿相生相融的玄妙生机韵味。画家韦选毅笔下的这幅巨幅作品,无疑展现出一种“造化为灵”的山水画创作思想艺术。
    漫步在沟壑之间的羊肠小路,有清风徐来的清爽,也有“斜阳独倚峰峦,山巅倒立金猴。溪谷荫深遮日,清波依旧东流。”诗情画意快感。俯仰天地之间,林高泉致,郁郁葱葱的环境面貌,总是令人忘记了登山的疲劳,并诱惑着我们去攀登那一个又一个无限风光在险峰的大山之巅。
    每次阅读观赏韦选毅的山水画作品,总可以领略到无数诗意化的审美情趣意境。《浩气正清华》左下方最前面是无数茂密树林掩映下的山里人家村落,青色的瓦房,土灰色斑驳的墙壁,村头蜿蜒的大道,高大挺拔的松柏、叶树婆娑的榆树、以及各种茂盛的杂树乔木绵延至远处至爱亲朋世居劳作的山崖;有高山的地方,就会有好水,并展现出无限的活力生机,一年四季永远轰鸣般咆哮奔涌而下的山泉,宛若母亲甘甜的乳汁,滋养出具有勤劳质朴,坚毅果敢,艰苦奋斗精神的山野村民。中景是一组错落有致的巍峨群山大川,山下是碧澄如镜的江河;江岸边上生长出根深叶茂的丛林,笔含春华,云壑松风,雾锁群峰,山岚烟雨,崇山倚翠,表现出一种悠然自得的山水画神韵意趣境界美感。画家韦选毅敏锐地捕捉到自然山川中无穷魅力的这个特点,满纸秀色润含祖国大地上的春风雨露,产生出一种磅礴浩大的诗情画意。
    大山巍巍耸立在大自然之中默默无语,普天下无数的人们却络绎不绝地去朝拜它、去观赏它,去领略其中蕴含的无数玄妙精微的博大精深内涵。《浩气正清华》是一幅汇集祖国北方无数锦绣山河魂灵精华的巨幅画卷。它不是五岳之首的岱宗泰山,却有“齐鲁青未了”的世事沧桑痕迹;也不是巍巍太行山麓坚硬的群峰,却蕴含有太行铁壁般伟岸的身躯;不是奇特险峻的华山峰峦,却呈现出层峦叠嶂岩石裸露的峻峭气势,这是画家深情倾述的诗意化造型语言,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至大至刚”,“吾善养浩然之气”的心灵思想观照。
    当我们反复地观赏《浩气正清华》作品。整幅画面分为三大段主次分明的群山组合层次,近处是饱经岁月洗礼的厚重起伏变化的山体,表现出深远之色的重晦厚实身躯;中间是云雾缥缈沙幔遮掩下鳞次栉比的山脉,表现出高远之色的清明险峻景色;远处是火红云霞浸染为一体的朦胧清淡的,表现出旷远之意冲融而缥缈的意境。作品具有深厚的传统艺术内涵和现代审美情趣意识,在保持画面质朴厚重,清新典雅格调的基础上,注重在云雾湿润融合表现层次上的神韵表现力,给人一种大气磅礴,一泻千里的激情。浏览画家笔下的绵延起伏的山水画鸿篇巨制画卷,清晰地感悟到他热爱祖国大好万里山河的炙热情感,倾注在画面里雨露春风般的心血汗水,以及无数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画外之旨。
    《浩气正清华》为235×620cm鸿篇巨制山水画卷,属于北派山水画写实表现的手法。通常这类超大型的山水画卷不同于一般的四尺全开、六尺全开画面,是很不容易将整体山峦群峰的布局构成,笔墨情趣与画面层次绘制处理完美的。画家这幅山水画卷的创作是严谨而成功的,彰显出自己从事这种鸿篇巨制山水画创作的深厚实力,是画家长期厚积薄发与才华横溢的结晶,也是中华民族新时代气吞山河般浩然正气精神的昂扬写照。
    画家韦选毅从一个北方普通的农家子弟,成长为应邀登上雄伟壮丽的天安门城楼艺术殿堂,倾情精心地创作反映中华民族精神气质鸿篇巨制《浩气正清华》的初步成功,是生活在祖国大地上农民儿子献给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最好礼物;这是他个人的荣誉,也是整个铁道系统职工的光荣,其中也凝聚着铁道兵部队乃至中国铁道系统各级领导数十年来对韦选毅学习绘画创作的大力支持、培养与巨大的扶持帮助。
    写到这里,情不自禁吟唱一首小诗抒发自己的情怀,天涯述高阜。文思涌,画意顿悟。佳作人羡慕。豪情凝笔端,春色无数。农家子弟展抱负。
几番丹青顾。方领略,锦绣山河脉路。岱宗太行,昆仑神逸露。翰墨绘脊梁,黄河舟渡。盛世华诞写新赋。
    中国历代优秀的山水画作品,不是停留在一般世俗化摹景写景的浅表层面上,而是画家师大自然造化的艺术物象展现;是江山如画,江山又不如画,画比江山更美丽的自然审美情趣抒发。
    韦选毅在谈到自己创作这幅鸿篇巨制的艺术思想时说,围绕建国60周年大庆,在整体构图上,前景有56棵树,(喻意着56个民族),画面共有60坐山峰,(喻意着建国60周年),画面的山和云构成一个大写的“六O”用山构成“六”字,云围绕山构成“O”,在整体布局上追求高(博大之意)、远(无限之意)、稳(稳固厚重之意)、秀(秀美之意),形成山有相拥向上之感,云有相绕互动之感,水有向内回流之感,整幅画含有“金、木、水、火、土”。
中国历代优秀山水画的创作艺术思想,主要是一种文化艺术修养的积淀生发,是对大自然澄怀观道的集中展现,而不是一种简单程式化的寓意描绘,或一般化看山写山的摹景写景式描绘表现,这是中国优秀山水画作品有别于国外风景画的最大区别。
    自然生活就是一首无言的诗歌,山川雨雾,云蒸霞蔚,飞泉流瀑,大江东去,这是大自然抒发出最有灵动活力的诗意化篇章。在生活中一座座普通的山峦沟壑、山里人家、门前的泉水,以及无数丛林荆棘组合成的绿色植被,看起来仿佛是平淡无奇的静谧世界,经过画家韦选毅笔下玄妙神逸的笔墨有机组合生发之后,在画面上描绘出来的山河烟雨、山村晓雾、雨润山岚的朦胧湿润味道,彰显出具有无限美妙艺术神韵的魅力。这种新时代的审美情趣是自然抒发出来,也是充分地运用笔墨的自然生发融合,巧妙地表现出来的,而不是机械式组合出来的。
    中国画的分析、品鉴,历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国漫长的文化艺术发展历史上,每一个时代创作出来的书画作品多如牛毛,最后能够真正经受历史严格检验,被广大读者赏析认可,被挑剔的后人分析、品鉴后认为是优秀作品的只是少数,多数作品都消声若迹了,很多当时红极一时的作品与书画家的命运也同样如此。因而,一幅山水画作品的水平是否优秀与否?不是现在的各级领导说了算,也不是当代任何一个人说了算;在这里,我也只是向读者叙述出自己品鉴韦选毅笔下众多辛勤创作出来中国画作品的一点阅读感悟。一幅中国画作品是否内涵优秀?自有具备高品位鉴赏能力的读者说了算,必须经受历史大浪淘沙式严格检验的后人说了算。
    韦选毅是共和国在新时代培养起来朝气蓬勃的青年美术家,他能够从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在国内小有名气的中国青年美术家的勤奋学习创作道路,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每一个人取得自己事业成功的路就在脚下,艺术之路在画家辛勤耕耘的笔下,更在画家对传统文化与书画艺术修养学习积淀抒发的意象之中。
    画家韦选毅很年轻,这幅《浩气正清华》鸿篇巨制作品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题跋字体写得太一般了,与整个画面的水平格调不是十分吻合。后来听说是邀请他创作方面领导请北京一位老前辈书写的。中国书画作品是否优秀?并不是以年龄与头衔来进行品鉴判断的。无论怎么看,在山水画的运笔表现方面也存在略显拘谨,苍润畅逸的笔意略显不足,空灵的笔墨气韵有待进一步提高,还没有达到一种逸兴畅逸壮思飞的更好表现意境。这些情况都说明韦选毅在取得中国画创作成绩的面前,还有很长的艺术道路需要继续再接再厉地进行探索奋斗。
    我真诚地祝愿他在取得无数成绩面前,进一步加强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与书画艺术的理论学习,再接再厉,争取在山水画创作中获得更大的突破。(2009年7月3日修写于山城陋室)
 
 
 
 
 
 
 
 
 
 
 
 
 
 
 
 
 

上一篇:银幕背后的创造——军旅画家孙永印 下一篇:“龙行天下——张济海、关羽书画作品国际巡回展”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