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艺术教育

艺术教育 辉煌廿年
2012-12-19
来源:转摘
 
艺术教育 辉煌廿年
 
文/彭吉象
 
    在举国上下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之时,作为一名艺术教育战线的老兵,回顾20年来艺术教育的历程,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来艺术教育的迅速发展,真可谓是思绪万千、心潮澎湃!回首过去的20年,是我国改革开放深入发展的20年,是我国经济建设蓬勃发展的20年,同样也是新中国艺术教育飞速发展的20年。
    正是在过去的20年里,我国专业艺术教育从原来仅有的几十所专业艺术院校,扩展到包括专业艺术院校、师范院校、综合大学,乃至理工医农大学等上千所高校。尤其是我国面向全体大中小学生的广义的普及型艺术教育,更是在全国各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普及开来,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我国正式将教育方针明确规定为“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经过许多美育和艺术教育工作者10多年的辛勤努力,“美育”第一次被正式列入教育方针,成为全面推行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极大地推动了我国艺术教育的蓬勃发展。另一方面,也是经过许多艺术教育工作者10余年的呼吁和争取,201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与教育部同意将“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对于专业艺术教育的发展更是具有战略性的重要意义。
    应当指出,“艺术教育”这一概念其实有着两种不同的含义和内容:一方面,“艺术教育”从狭义上讲是专业艺术教育,就是为了培养艺术家或专业艺术人才所进行的各种艺术理论与艺术实践教育。各种专业艺术院校主要就是从事这种专业艺术教育,例如戏剧学院培养编剧、导演和演员,音乐学院培养作曲家、歌唱家与器乐演奏家,美术学院培养画家、雕塑家、艺术设计专家等。另一方面,“艺术教育”从广义上讲是普及型的艺术教育,如前所述,我国教育方针已经明确规定是要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人才,而美育的核心就是艺术教育,特别是当前我国教育战线大力推进素质教育,而全国大、中、小学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美育和艺术教育。这种广义的艺术教育理论认为,尽管世界上存在着多种多样的职业,但作为现代社会的人,不管从事何种职业,都不可能不涉及艺术,或者读小说、看电影、听音乐、看戏剧,或者画画、跳舞,总是要涉及艺术。尤其是现代人注重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而文化修养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艺术修养,所以这种广义的艺术教育在当代社会中显得更加必要和紧迫。
    应当承认在过去的20年里,专业的艺术教育与广义的艺术教育在我们国家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创造了耀眼的辉煌。在回首过去20年艺术教育发展历程时,我们有必要分别对它们进行梳理与回顾。
 
    一、广义艺术教育飞速发展
 
    新中国成立以来,20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迅速发展,教育事业也取得了快速发展。但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使我国教育面临全面瘫痪。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国家百废待兴之时,邓小平高瞻远瞩强调抓好教育。经过10多年的艰苦努力,艺术教育在各级各类学校开始缓慢地成长起来,尽管艺术教育在起步阶段困难重重,但是它毕竟预示着光明的未来,犹如初春树上萌发的嫩芽,预示着艺术教育的春天即将来临。
    以北京大学艺术教育为例,虽然北京大学在历史上曾有过悠久的艺术教育传统,早在20世纪20年代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先生就大力提倡美育,呼吁“以美育代宗教”,希望人们将艺术当作自己心灵的家园,强调美育和艺术教育是陶冶人的情感,使人达到一种崭新精神境界的最好途径,并且亲自在北大创建了中国现代音乐教育最早的机构“音乐传习所”和中国现代美术教育最早的机构“画法研究会”,同时最早将电影引入大学课堂。但是在他之后,北京大学长期未能发展艺术教育,直到改革开放之后的1986年,北京大学才成立了一个直属学校的公共艺术教研室(艺术中心),由美学教研室主任杨辛担任公共艺术教研室主任。由于杨辛当时已是70多岁的老教授,因此他推荐我回到北京大学担任了公共艺术教研室主任。我于1982年成为“文革”后第一批北大美学专业研究生,后来在总政文化部艺术局工作,分管电影电视和全军10个话剧团的艺术业务工作。
    记得我于1990年回到北京大学担任公共艺术教研室主任时,当时北大的艺术教育处于“三无”状态,即“无正规编制,无校拨经费,无固定场地”,可谓简陋至极。公共艺术教研室当时仅有十来位教师,只有一间单身教工宿舍作为办公室。正是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大家齐心协力,不仅为全校大学生们开设了数十门公共艺术课程,而且逐步创建了北京大学学生艺术总团,下辖合唱团、舞蹈团、民乐团、交响乐团4个分团,每年面向全国招收艺术特长生,使4个艺术团队伍不断壮大,水平不断提高,培养出了一批人才,例如现在活跃在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李思思当年就是我们学生舞蹈团的成员,主持人撒贝宁当年是我们学生合唱团的成员,煤矿文工团主持人金铭当年就是我们学生艺术团的主持人,等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我们向学校写了一份报告,建议所有北大学生在校期间必须至少选修一门艺术课程,拿到两个艺术类学分,才能发给北大毕业证。我们报告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认为北京大学应当培养出有文化的知识分子,而文化修养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艺术修养。北京大学校长办公会讨论通过了我们的报告,从那时起至今20多年时间,北京大学一直执行这个规定。而且这个规定后来被北京市数十所高校采用,以后更是扩大到全国上千所高校。
    特别是教育部办公厅2006年下发了《全国普通高等学校公共艺术课程指导方案》,文件中明确指出,“为全面贯彻教育方针,落实《学校艺术教育工作规程》,推动普通高等学校公共艺术教育课程设置和教学工作步入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促进普通高等学校公共艺术教育工作健康开展”,特下发这份课程指导方案,向全国各级各类普通高校重点推荐艺术导论、音乐鉴赏、美术鉴赏、影视鉴赏、戏剧鉴赏、舞蹈鉴赏、书法鉴赏、戏曲鉴赏8门课程,作为高校艺术限选课程。文件明确规定:“教育部直属高校、‘211工程’学校,以及省属重点学校应开足开齐上述课程,其他学校应该努力创造条件,尽快予以开设。”与此同时,教育部办公厅文件还明确规定,为了保证艺术类选修课程的开设和教学质量,普通高等学校应设立专门的公共艺术课程管理部门和教学机构,加强公共艺术教育师资队伍建设。“各校担任公共艺术课程的教师人数,应占在校学生总数的0.15%—0.2%,其中专职教师人数应占艺术教师总数的60%”。
    抚今追昔,20年变化巨大,公共艺术教育从20年前的“三无”状态,发展到今天在全国各地普通高校遍地开花,公共艺术教育已经成为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活跃在全国各级各类高校的学生艺术团也为活跃校园文化生活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二、专业艺术教育成果辉煌
 
    艺术教育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我国先秦时期和西方古希腊时期,先哲们就已经注意到艺术教育问题的重要性。先秦时期孔子就提出了“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的思想,奠定了中国古代教育“礼乐相济”的理论基础,使中国古代的艺术教育延续了2000多年历史。然而,中国现代意义上的专业艺术教育却开始得比较晚,直到西方文化传入中国,才带来了西方具有学科门类的专业艺术教育。20世纪20年代,时任民国教育总长兼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先生,将北大“音乐传习所”的萧友梅教授派到上海,创建了上海音乐专科学校,开始了中国现代意义上的专业音乐教育历程。新中国成立后,专业艺术教育得到了长足发展,但是由于当时教育一边倒地学习苏联,致使学科分割的现象日益严重,许多综合大学原有的艺术教育机构都被撤销或合并,全国仅仅剩下了31所文化部直属艺术院校。这种状况终于得到了改变,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过去20年来,我国逐渐形成了以传统专业艺术院校如中央音乐学院、综合艺术院校如南京艺术学院、师范院校艺术学院如北师大艺术与传媒学院、普通高校艺术院系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四足鼎立的我国高等专业艺术教育的崭新局面。就拿我在北京大学的亲身经历来说,也是在1986年成立公共艺术教研室的基础上,1997年成立了艺术学系,2006年又成立了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既培养本科生、硕士、博士和博士后等专业艺术人才,同时又面向全校学生承担公共艺术教育任务,在20年时间里,成功实现了三级跳,恢复与弘扬了蔡元培校长倡导的北京大学美育与艺术教育传统。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文、史、哲等传统人文学科来讲,艺术学毕竟是一门十分年轻的新兴学科。尽管中外历史上各门艺术都取得了辉煌的成果,但是直到19世纪末叶艺术学作为一门学科才正式在德国出现。在我国学科界定时,一直没有将艺术作为一个门类,而是仅仅将艺术学作为一级学科放在“文学”门类之下,与中国文学、外国文学、传播学并列,这种现象延续了半个多世纪,严重阻碍了专业艺术教育的发展,远远不能适应新形势下艺术教育的现状,急待改变。这种现实状况,使得许多专家、教授呼吁将艺术学升格成为一个门类,其中特别是艺术学科评议组的两届召集人张道一先生、于润洋先生、仲呈祥先生和曹意强教授等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当然,还有许多专家教授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进行呼吁和建议将艺术学尽快升格为一个学科门类,例如我本人的一份报告就在2008年被中国文联作为一份机密文件上报给中央相关领导和部门。总而言之,在大家多年的共同努力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终于在2011年2月将艺术学升格为一个学科门类,下辖艺术学理论、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美术学、设计学5个一级学科。艺术学升格为门类,可以说对于专业艺术教育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它不但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学科建设的需要,尤其是适应了我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要求。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要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尤其是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专题讨论文化大发展大繁荣问题,这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也是第一次。从一定意义上讲,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于精神文化生活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完全可以讲,文化的繁荣反映出社会的进步,文化的发展标志着人的全面发展。还有一点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从全球来看,近年来文化创意产业正在成为世界发达国家新的经济增长点。从这个意义上讲,艺术学升格为门类,培养更多优秀的专业艺术人才,既是我国精神文明建设的需要,也是我国物质文明建设的需要;既是促进我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需要,也是促进我国经济发展向创新型产业发展的需要。
    过去的20年时间里,我国专业艺术教育发展迅速,成果辉煌。随着国家对艺术教育投入的不断增加,专业艺术院校的规模不断扩大,设施不断改善,办学环境与办学条件不断优化,已经培养出和正在培养着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专业艺术人才。
 
    三、艺术教育任重道远
 
    如前所述,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我国艺术教育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迅速发展,无论是狭义的专业型艺术教育,还是广义的普及型艺术教育都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就。但是,在大好形势面前,我们也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艺术教育还面临着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需要我们在未来的10年中加以解决。
    从专业艺术教育来看,艺术学提升为独立的学科门类,为我们开拓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作为一个新的学科门类,如何完成自身的学科建设,包括如何完成5个一级学科的自身建设,都是摆在我们面前艰巨而繁重的任务。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经过20年的发展,专业艺术院校从原来的数十所发展到目前全国开设艺术专业的高校多达1600余所,在校艺术类本专科学生从原来的一万多人猛增到现在的近百万人,规模过大,不可避免地导致质量下降,尤其是少数艺术院校以多招生源作为创收途径,更是产生了推波助澜的恶劣影响,如个别美术学院招收艺术设计类学生时仅报名费就收了近2000万元,个别理工大学的二级独立影视学院每年居然招收几千名本专科学生等等,这些现象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和警惕。与此同时,众多专业艺术院校如何通过分类管理和分级管理,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将面向少数学生的精英艺术教育和面向多数学生的普通艺术教育区别发展,在培养大批艺术专业人才的同时,也要努力培养出少数优秀的艺术尖子,也就是需要为各个艺术门类培养出未来的优秀艺术家或领军人物等等。这些重大问题毫无疑问都需要我们去认真思考,不断探索,争取寻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途径与解决办法。
    从普及型艺术教育来看,虽然过去20年大中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不同程度地加强了艺术教育,除了其积极的影响之外,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其中负面的因素和消极的影响。例如招收艺术特长生,本来是为了充实学生艺术团,加强素质教育,活跃校园文化生活等积极目的,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少数家长与学生却把这条路当成了升学考试,特别是争取进入重点高校的一条捷径。于是,本来是发挥学生自由天性的艺术活动却变成了强迫孩子们课外学习的新负担,本来是作为素质教育的艺术特长却变成了一种新的应试教育。特别是不但许多大学高考时招收艺术特长生,甚至许多中小学在招生时也在招收艺术特长生,如何解决这种“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怪现象,也需要我们仔细研究与解决。此外,普及型艺术教育作为面向全体学生的一种素质教育,其最终目标和宗旨是什么?也非常值得加以探讨。一些学校的团委在艺术教育中热衷于各种比赛和演出,热衷于组织各种大型文艺活动,忽视了面向全体学生的艺术教育。因为艺术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教学生各种艺术技能或唱歌跳舞,而是要通过艺术教育真正提高人的艺术修养和审美能力,培育和健全人的审美心理结构,培养人们敏锐的感知力、丰富的想象力和无限的创造力,尤其是要陶冶人的情感,培养完美的人格,高扬人文精神,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总而言之,过去的20年我们的艺术教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不管是专业型艺术教育还是普及型艺术教育都取得了飞速的发展和辉煌的成就,但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艺术教育任重道远,需要我们艺术教育工作者继续努力,在未来攀登新的高峰。
    作者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原书记兼副院长
    现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常务副院长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导
 
 
 
 
 
 
 
 

上一篇:思路 动向 创新:中国艺术教育发展思考 下一篇:文化部对第七届全国艺术院校院(校)长高峰论坛报道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