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文学艺术

高兰文学诗词欣赏
2012-10-24

来源:国家现代艺术网

    高兰,原名郜爱明,61岁,籍贯:山西晋城。曾当过知青、工人、政工干部。自由诗人及摄影家,师从国家级著名学者蓝菊荪先生。先后发表过散文,诗歌、剧评等纯文学作品若干。
    1985年于四川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开始文学创作。次年二月,于《散文》杂志(百花文艺出版社)作家专栏发表《自然界》。
    1988年应邀参加中国福利教科文中心国画研究会。
    2009年应新华文化传媒网邀请加盟。
    2011年“第三届瀚渊杯全球汉诗联盟大赛”获金奖。
    《当代文坛-百家传世精品诗词选》(中国文联出版社)收录古诗四十多首。
   
 
 
 
一、古风
 
 
五古:暮登普陀山观海有感
 
高台望千岛,断崖烟波绕。
青云远飞雁,回归知多少。
天远残阳老,海阔孤舟小。
惊涛何处去,月朦待破晓。
 
 
五古:阿坝红原牧区采风有感
 
花间无涯草,地阔天边云。
飞骥踏日影,苍穹远山横。
暮归枕清风,薄云移月明。
空原渺人烟,孤帐挂繁星。
注:“间”,此为间隔意。
 
 
五古:农家——为我七十年代一照题诗
 
门推远山淡,篱绕菜蔬香。
竹棚鸡鸭圈,蛛丝燕雀梁。
农事一锄定,国情两筐装。
家贫无愧疚,心静有余粮。
 
注:“两筐”,一担挑两筐——农民当时的经济收入可以从赶场归来筐里装的东西看出一斑。
 
 
五古:登黄山有感
 
攀天进黄山,路断白云间。
足底驰玉浪,半空泻清泉。
峰直云海平,月白苍松悬。
霞飞疑松动,迎客上南天。
画恨丹青枯,诗羞词语浅。
 
 
五古:新都杨升庵荷花亭观莲
 
轻风过凉亭,纤姿舞碧裙。
娇媚遮不住,莲动泛红云。
堤柳助蝉吵,荷波静心旌。
蛙鸣引闲步,循声坐伞心。
注:“伞”,荷叶形似伞。
 
 
七古:画菊
 
露冷沾襟湿西圃,霜香润笔绘秋菊。
缤纷五色重阳闹,天骄一枝丈夫惜。
教儿画菊先画骨,君子立身要骨气。
重彩淡墨各渲染,外柔内刚始相宜。
 
注:枝干为骨。
 
 
七古:上张家界有感
 
野山空濛寒风路,巉岩狰狞啼布谷。
石落深涧遁无声,崖关日月陷地窟。
穿幽拨松叩天门,既上玄关境界殊。
四十一岫随雾隐,七十二峰带云出。
千景万象来绝顶,笑叹行者废半途。
 
注:玄关:玄关穴,额头两眉之间。此喻顶峰。
 
 
松、兰、竹、菊、梅
 
 
天下有山便有松,山高松直入云中。
偏是风雪爱挺立,独携翠绿至巅峰。
 
 
 
闭关修行数千年,仙姿飘逸泻清泉。
一朝出山惊天下,幽香深锁百姓园。
 
 
 
竿竿耿直节节高,顶天向上不弯腰。
新笋出土便有节,正气君子自天骄。
 
 
 
相约东篱下,披霜赴重阳。
潇洒千层瓣,铿锵万古香。
金甲护玉肌,铁骨裹柔肠。
磊落精神在,何惧风寒伤。
 
 
 
一树霜雪一树花,枝枝铁骨凝金砂。
长歌当把腊梅赞,岁寒有君暖千家。
琴瑟轻拨铿锵曲,辞语百炼风流诗。
净瓶清姿插浪漫,余香残瓣煮新茶。
 
 
登乐山大佛寺远眺有感
 
足濯青江水,肩坠浮云闲。
翠柏古刹森,妙联狂草禅。
浪惊齐天雁,钟震泊岸船。
沃野驰万里,天涯移远帆。
心阔容天地,瞻高去忧患。
世界仅眼大,尽收小乐山。
 
 
暑假至青城后山木房避暑有感
 
陋室久不开,床足滋青苔。
掀窗见碧峰,云影接踵来。
野花门缝香,涧流深谷响。
子夜山峦黯,月辉上楼台。
 
 
黄山松
 
(一)
 
断崖峥嵘插霄汉,斧痕凿凿苍鹰寒。
竟有青松贴壁上,一路攀登入云天。
 
 
(二)
 
英姿傲雪立巅峰,翠绿不改二月春。
裸岩光硬无泥土,铁根粗壮有龙鳞。
渴饮甘露饿吞云,冷披雪衫热驾风。
不屑梧桐招凤凰,只将壮志寄天清。
 
 
(三)
 
枝挂青峰几丝霞,根盘石岗万仞崖。
岁月锤炼英雄色,碧穹凌风自潇洒。
 
 
(四)
 
铮铮铁骨第一松,独立雪峰上星空。
钢爪遒劲石嵯峨,凤冠崔嵬山空濛。
天柱根根绕云雾,虬枝条条卧蛟龙。
任凭足底风云起,我自待兔守玉宫。
 
 
(五)
 
青松高瞻乱云飞,风雨锻骨几度回。
待看冰雪初晴后,满山苍翠尽朝晖。
 
 
(六)
 
龙爪盘根青枝横,跃壁飞崖上青云。
冷送过往烟云雾,喜迎斗转日月星。
暖不贪安窝半山,寒不移志抱冰心。
淡瞰岭下桃李换,竖直清霄妒鸿鹰。
 
 
 
读《三国演义》有感
 
孔明篇
 
桃园宏论暖春晖,江东妙语群儒摧。
先生赤壁东风调,金戈铁马一扇挥。
孤琴轻弹兵百万,华章芳流岁千年。
可叹沥血无天助,壮志未酬魂先归。
 
 
 
刘备篇
 
仁慈诚可敬,宽厚亦可亲。
拘泥求小义,何时天下平。
 
 
 
关羽篇
 
护嫂
 
美髯赤兔青龙刀,月朦单骑路迢迢。
只因忠义感天地,千年列庙万户朝。
 
 
魂陨
 
苍松翠竹骨铮铮,将军威武胜天神。
英雄不可一时傲,但防蒙辱困麦城。
 
 
周瑜篇
 
多思发睿智,小见囿心肝。
但使胸襟阔,雄才赴青天。
 
 
曹操篇
 
细眼奸诈魏枭雄,兵多将广气恢弘。
三关大度英杰放,华容小道天地容。
脏肺阴森入地府,兵戈潇洒闲诗颂。
屡败心平尤谈笑,坚毅终就霸主功。
 
 
嗜好
 
六十一年人生路,九十九卷圣贤书。
篇开天地河山美,墨陈吴楚梅兰芳。
安乐闲适呤李杜,悲苦忧患悟老庄。
皓月当空心眼亮,甘霖润口肺腑舒。
宁愿三餐珍馐少,不可一时诗文无。
 
 
 
二、新诗
 
清明断想
 
当‘牧童遥指杏花村’的诗句
在阴霾的春日凝结沉重的雨珠
当雪花不再任性
杨柳停止更衣
润湿的风
带着倒春寒的冷沁
腐蚀乍暖又凉的心
思念的日子
已漫不经心地来临
我并不认可今天清明
——既无温馨清风
又不见日朗天晴
岁岁月月
千篇沉闷
是亿万颗心的思念
让今日含泪
还是久窖的灵魂
在不甘地酝酿阴云
一坯黄土
两株翠柏
使生与死保持着
距离的永恒
岁月苍老的枯叶
早已将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园林
铺满失落的灰尘
该扫扫了
孤独了一年的墓碑
此刻
我不知这特殊的日子
是生给死的怜悯
还是死给生的慰藉
让华丽的玉匣
去装饰破碎的心吧
我只知道
该朽的终朽
能存的永存
请别叫夸张的鞭炮惊醒
默哀的天空
也别让冥币的灰烬污染
早已忏悔的灵魂
愿亡者走得安静无忧
愿生者活得无悔清醒
 
 
刀锋
 
我早已厌倦
城市虚假的微笑:
 
行走的手机
在大街上
邪淫地飞吻
与晦暗的路灯口交
 
黑色宝马
扬起骄横的铁蹄
跋扈地闯过
苍白的红灯禁区
一路狂啸
 
西装革履的电梯公寓帅哥
彬彬有礼地践踏
老态龙钟的‘百草堂’
结队地在舞台上炫耀
款款新潮
合法地把工薪族的脊梁骨
挤压成赵州拱桥
 
我终究读不懂
改编了的“生存还是毁灭”
这部新编话剧的个中奥妙:
 
朴实的‘香菇’
一夜间套上超短裙
在霓虹灯下
向剃着平头的老板
捣蒜般点头哈腰
 
电视屏幕五体投地地
把年轻主持人
流涎的调笑画面
反复扫描
 
百元大钞
在取完熊胆的大款手中
张着血盆大口
津津有味地
打着发财致富的
经典广告
 
孪生兄弟
三聚氰胺同潲水油
粉墨登场
联手在‘超级市场’凑着
‘诚实经商’的热闹
 
我怕见天真的儿童
在肯德基的怂恿下
克隆成一个个
木然呆痴的
汉堡包
 
我震惊2008那个超重巨石
怎么会去砸小学生‘汶川’
那羸弱的黄书包
……
 
人类怎么了
任凭撒旦牵着狮豹
在社区花园的屋顶上
咆哮
 
我孤独地蹲在地球东边
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躲避现代文明的终结者
端着转基因这把新式机枪
对软弱的人类
进行疯狂的围剿
残阳里
寒风刺骨
枫叶萧萧
 
觉醒吧
同胞
别再搂着贪婪的猛兽
睡觉!!!
注:此诗作于2010.3
 
 
 
背面的坝坝电影 
 
两根长长的斑竹旗竿
一张简陋的电影档子
横挂着
永恒的
战争与和平
戏剧
在单调的黑白二色里
似乎
简化了
复杂的人生
我更孤独地坐在
银幕的反面
将坎坷的现实
融进我
单纯的童真
 
 
 
 
三、散文
 
峨嵋观日出
 
   久闻峨嵋奇观——日出云海,奇妙绝伦。遂背袱前往,欲睹芳容,以了夙愿。
    公元一九八九年四月底,吾登上峨嵋山。翌日晨,五时许,已在彼金顶舍身崖上,夹数十游客中,俟观日出云海了。
    其时,眼前的世界一片朦朦胧胧,万物一统,阴阳融合。抬望眼,见群星闪烁:天幕环垂,高悬万盏睁着幽幽然眸子的明灯。如此,始觉在这有形有物的世上,未被大化。旋即,冷沁的星子便惋惜地收起最后一丝余辉,悄然消失。
    天色微明,四下静谧。俯瞰崖下,迎面奔来伏波千里的银灰色海洋——云海,一望无涯,直接天际。疾环顾四周,皆茫茫苍苍,浩渺无限。举目眺远,见万顷云波纹丝不动。于中,时有高峰巨岭突兀而出,成座座黝黑的岛屿。或矗立如长剑,或横陈如苍牛,或蜿蜒伸展如游龙;神秘缥缈似海市蜃楼、奇邦异域,一个个悄然述说着各自离奇的神话故事……
    不知几时,东方“海”天接合部,泛起一池玫瑰色红潮,弧射扩散。且仿佛自那里遥遥飘来一曲明快优美的音乐,在云海上轻柔滑翔。继而,这红潮直上天幕,由东至西,层层划过苍穹,袭向天边,把那空中的浮云作白练匹匹渲染成朵朵朝霞。
    少顷,似闻铿锵之声。收心凝目,见天际泛红处蓦地裂开一口,火星四溅,迸出一绛红色光环来。眨眼,那光环一蹦,变成柄通红的弯刀。稍憩,又一蹦,化着明灿灿光团:一瑰丽无比的半个硕大太阳便金碧辉煌地挂在云天之处了,把周遭的“海水”煮得火热红彤、光彩夺目。奇惊未定,那彤彤火球挣脱束缚,瞬息腾空而起,庄严跃出“海”面,冉冉升向昊天,像初生的婴儿光亮圣洁!她喷着金光,微笑着一路将世间万物一一亲吻。
    与此同时,屏息已久的静静云海突然微微萌动,上下起伏,随着红日的徐徐升空掀波逐浪,滚滚奔涛,似千军万马沸腾狂舞了!此刻,仿佛静得出奇的整个世界——天地山川、草木禽兽皆瞬间从睡梦中苏醒,伸臂直腰,纷呈勃勃生机,虔诚地向银河之主——光明使者举手致敬!
    观此胜景,止不住心中迸发出一种去拥抱山川、耕耘天地、探索整个大自然的强烈欲望:驾一叶扁舟,破万里云浪,直达大洋彼岸……
    ——哗哗松涛骤然灌耳,惊飞遐思。擦眼四望:百卉抽节,千树展枝。竖耳倾听:空山猿啼,幽谷溪鸣。举手触世:碧空云景,一尘不染,高洁广博。令人袒胸荡肚,脱胎换骨;洗尽心中忧烦、肚里龌龊,私情俗念纤毫不存,袭来的是一纯真清澈的灵性,随日升华。
    待下山,通体轻松,身高胸阔了……
 
 
 
 
《自然界》摘选
 
(一)树桩
 
    一个灰褐色的大树桩,孤寂地蹲在林中空地上。它粗大的根须,颓唐地伸出地面,痛苦地扭曲着。桩身上树皮已被剥尽,唯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斧痕,似乎还在喷着血;风雨的杰作—一些斑斑点点的腐蚀小孔,好像受尽磨难的树桩眼中滴出的一颗颗辛酸的泪珠。
    看着眼前的情景,我黯然神伤,想起一些人间的往事……
    蓦地,我瞧见树桩背后一个疤痕聚集的树疙瘩上,冒出一枝郁郁葱葱的幼枝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正伸着它嫩绿的腰向上冲呢!
 我顿时喜上心来:顽强的生命力啊,你何时会沉沦呢?!
 
(二)物证
 
    ……我划着笨拙的木筏,向无名湖深处驶去:沿岸植被密盖,鸟叫猿鸣。
    来到湖的尽头,湖面突然宽阔起来,一座小山静静地浮在湖中。真是一个奇异的岛屿:一棵巨杉孤独地矗立在上面,它粗大的腰身要十一、二个人才能环抱;除此之外,全岛竟寸草不生!
    是经过血的洗劫,还是火的搜刮?
    幸存的孤树默默无语。它之所以独留下来,似乎旨在向群山证明:
    这里曾经也是花茂草荣、莺歌燕舞的世界!
 
(三)长海
 
    翻上山岗,我靠着一株小白桦喘气。心稍平静,抬头远望,一湾墨蓝色的长长湖泊,奔来眼底。这是九寨沟著名的“海子”——长海。
    长海两岸群峰壁立,森林茂密;上空黑雾迷漫,云烟滚滚。它长卧在大峡谷中,庄严肃穆,令人望而生畏:无风戏水,无鸟叫鸣,仿佛万物都在为长海压抑着屏住呼吸,又像有一道沉重的铁幕把它和周围的世界隔开了。那种原始神秘的气氛,使人感到时刻都有可能从湖中跃出一只史前的恐龙来。
    无意中,瞥见湖里一根黑糊糊火柴梗似的东西,静悄悄地躺在那儿,不知是什么。想弄个明白,便举起望远镜:哦,这小东西原来是一棵很大的高山松,少说也有二、三十米长——真使我大吃一惊!我立即悟到这湖的宏大,只因它置身于两座巨峰之间,初见者便很难一眼看出它真实的面目来。是目睹了那棵在长海中显得如此渺小的高山松,才使我对长海的面积,有了正确的认识。
    望着气势磅礴的长海,我不由得沉思起来:生活中有这么一种人,他们有了一些本领,做出了一些成绩,便骄傲自大起来,看不见周围的一切。这种人多么应该来看看长海啊,然后再瞧瞧长海中那棵倒伏的高山松……
    注:《自然界》摘选摘自1986.2期《散文》杂志
 
 
 
雨,童心
 
    天,黑沉沉的,像要压下来。一阵疾风扫过,雨便哗哗地下。顷刻,我家大院青石板砌成的天井中,就积水成泽了。
    跪在窗边木椅上,我两手扶着椅背,观赏院中壮丽的雨景。小妹站在身后,拍着她藕节似的小手,稚气地唱起外婆教的童谣来:“下雨了,打雷了,楼上的桶子打倒了……”
    雨,淅淅沥沥地落在积水上:小的雨点击起一只只圆圆的水圈。它们由中心向四周一环环散了开去,渐渐模糊,继而就消失了,如往事的回忆。而大的雨点便撞出一个个好似长着亮光光复眼的水泡儿来——水的“平原”上瞬间凸起千百个透明的小“帐篷”。这些水泡儿像学步的稚童,在积水表层摇摇曳曳地浮动着,颤巍巍的,一会儿,就爆裂了。但新的雨点又造出一批水泡儿来,亮晶晶的,须臾,也毁灭了。它们像儿童的梦,神奇却短暂;它们像少年的幻想,美好却难以成活!
    一只长腿蜘蛛,高撑着两排乌黑精瘦的脚,仓皇地从水上一窜,钻进院墙边一丛长满尖刺的蔷薇中,撞破了许多本不该即刻消亡的水泡儿,在水面上划过两行令人思索的省略号……
    雨稍小一些了,我仍跪在窗边,凝视窗前垂着的银灿灿雨帘,呆痴痴地。蓦地看见屋檐下,身穿火红背心的小妹,支着根用红头绳歪歪扭扭系着小铝勺的竹竿,伸在雨水中舀着什么,两眼瞪得老大。
    我惊奇地冲出门,一把抓住她润湿细嫩的手,嗔怪道:“舀啥?”
    “泡泡儿。”
    “ 泡泡儿!泡泡儿都舀得上来吗?!你还没舀上来,它就爆了!”
    小妹听说,执意嘟着圆圆的小嘴吵道:“我要舀!我要舀……”
    见她不听,我灵机一动:“走,我教你折纸船。”
    这下小妹可乐了:“好嘛,折船船……”
    屋檐下,蹲在排水沟边,我和小妹把“军舰”一艘艘放下水去试航。这时的排水沟,在我们眼里,便是一条奔腾咆哮的大河。纸船下水后,小妹就沿着河岸跟在船后拍着小手跑。她边跑边高兴地叫道:“船开了!船开了!”
    一个半截废砖头横在沟中,当第一艘“军舰”颠颠簸簸驶到时,便一头撞上去,炮筒耷拉着,开不走了。
    小妹不顾雨淋,伸手去拨它。一溜雨水落下来,顺着脖子钻进小妹的后颈窝。惊得她头猛一缩,两肩上耸,身子直打颤。引得我咯咯不停笑。
    我把砖头捡开了,但那纸船很快就被雨打得偏偏倒倒,灌满水,下沉了——全船官兵壮烈牺牲!小妹竟伤心起来,叫我赔她的船……
    雨停了,太阳光一下推开厚重的云门,照进天井里。此刻,屋檐上U形的瓦沟边,参差不齐地吊着一排珍珠般晶莹的雨珠儿:半圆的,全圆的,椭圆的,皆在光影中好奇地眨着它们亮闪闪的眸子。
    “ 哒”的一声响,瓦沿边,一颗椭圆的雨珠儿承受不了它自身的重量,掉下地来,在排水沟中摔得粉碎,连魂儿也找不着。隔一会儿,那空着的地方又悄悄冒出一颗半圆的“珍珠”来。有顷,它变成了全圆的;一眨眼,已成了椭圆的!接着,又是“哒”的一声……
    “天晴了!天晴了!”我和小妹雀跃着在院中一小块蓝天下欢呼。忽然看见我们的纸船七倒八歪、破烂不堪地瘫在排水沟底,令人心酸,便认真地将残骸拾起来,埋在院外造楼用的沙堆里。并垒上一个个圆圆小小的坟,用一根竹片作墓碑,插在这些馒头似的沙丘前……
    ——往事如烟。过去那中国似的三合院房屋,如今全换成了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儿时放“舟”垒沙的小天地,已消失得踪影全无。只有雨,仍年复一年地下……
 
 
 
 
 
七古:农历十月十五晨观望江楼
 
——时局
 
琼楼清冷星光残
白鹭低飞锦水寒
江面晓烟移柳岸
天际金盘换银盘
 
注:金盘,太阳;银盘,月亮。换,替换,非换成。锦水,成都内河称锦水
 
 
 
 
 
"2012",在那个寂静的夜晚……
 
“2012”,在那个夜晚
我要坐星星为渡船
划过宁静的黑暗
心的向往
将在宇宙的花园里扬帆
 
“2012”,在那个夜晚
彩虹将出现
血不再凝固
心不再困倦
狮豹将与羔羊
抵足同眠
 
“2012”,在那个夜晚
漆黑的天空
将划过一道闪电
莲花渡轮
默默地在地球尽头靠岸
那个传说已久的梦想
用惊喜兑现
 
 
“2012”,在那个夜晚
一枝红梅
会悄然伸进你冰封的窗栏
花蕾芳香
身,不再寒冷
爱,不再艰难
 
“2012”,在那个夜晚
黎明将提前
西方的天空
一束浪漫的曙光
将静静地照进您冷寂的家园
园中的花卉
将一起开放
夺目绚烂
憔碎的心
湿润温暖
 
“2012”,在那个夜晚
您惊诧长出了天使的翅膀
轻轻地升上天空
像小鸟一样
自由翱翔
到海角天涯
轻松地与您
久违的亲人团圆
孤独的心
洋溢波澜
 
“2012”,在那个寂静的夜晚
月是那么皎洁
风是那么青岚
繁星在如帐的苍穹
骄傲地挂满灿烂
失落已久的心
不再盲目期盼
 
“2012”,在那个夜晚
森林将挂满苹果
溪流会淌着甘泉
所有的伤口不再流泪
所有的小孩将绽开笑脸
 
谁说“2012”是世界末日
那是地球生命
新的起点
只要心中充满大爱
“扬升”将是甜蜜的睡眠
——只有无知者才会胆寒
 
让心平静
让心坦然
当爱与爱的碰触
激活光的大海
照亮每一处沉重的黑暗
憨厚的牛羊不再因杀戮而颤抖
每一棵脆弱的小草
会开心眨眼
 
“2012”,在那个寂静的夜晚……
 
 
 
 
 
 
迈出艰难的第一步
——冬上峨嵋
 
    七十年代末X年12月30日,吾约厂里的霍师兄同登峨嵋山。当天歇报国寺,翌日晨打道上山。
    峨嵋已游多次,但冬来此山还是第一遭。当时旅游之风还不盛行,冬上金顶(海拔3099米)更是奇少!大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之状,沿途唯我俩,特觉与自然界亲近,甚是惬意。
    四川冬多阴天,那日也不例外。越往山中行,雾气越浓,阴森森寒气逼人!快意遂消,警惕之心袭来,渐沉默无语,似步入黑暗深渊……
    快到洪椿坪时,下起毛毛细雨来,格外稠密,更无心观景,疾步直奔庙宇。
    洪椿坪原名千佛禅院。它陡然矗立在去九老洞的路边,四周,峰峦携茂林共绕,山雀与溪流闭声,铁桶一般,森严可畏!寺前有一枯一荣千年洪椿树俩株,如寺前门神,更增添了佛寺的威严。此地古木参天,常年云蒸雾障,格外阴湿。有联道:“山行本无雨,苍翠湿人衣”。据传,蒋介石曾坐滑竿到此驻足,再未向前。
    我俩无暇欣赏名联,匆匆拾级而上,进院避雨,顺便填肚。饭饱轻松后,雨也停了。赶路要紧!即重整行头,打起精神,便出寺门。那知才迈出第一步,脚下一滑,便摔倒在地,几乎滚下台阶!努力挣扎,竟难站立!原来,风吹温降后,台阶上的积雨像抹了油的玻璃,已结成溜滑的薄冰。此对我等从未履冰的川人来说,根本无法迈脚!结果,只好狼狈爬回寺院。
    高大结实的霍师兄沉凝片刻道:“老高,看来无法上山了,收拾回蓉吧。”
    我知道他的想法:就连寺门前宽敞平坦的台阶都无法安全地走下去,更何况还有五、六十里攀天路,途中必经狭窄陡峭的天险‘九十九道拐’,不摔得粉身碎骨才怪呢!(此地,陡处提膝触阶,窄处梯不盈尺。十多级阶梯一拐,共九十九道拐。路旁深豁千丈,一个巨石掉下去也听不到一点声响!即或大晴天从这里经过,也得格外小心;胆小的人更不用说了,皆手脚并用。)
    不过吾虽瘦小,因是属虎的,反常胆大!认准了的道,不管别人怎样说,偏要走到底!(虽然朋友的看法从某方面说是明智的)我立即回答他:“笑话,就这样回去,岂不窝囊!‘既来之则安之’,险是险点儿,想想办法。我还没有未上金顶就回去的历史。”
    兼接待员的和尚见状,建议我们穿草鞋防滑。他说两元一双并不贵。我俩欣然接受,将它套在胶鞋上,一试,虽不很理想,但比胶鞋摩擦力大,搀扶着对方,小心翼翼,总算安全下了台阶,迈出了上山艰难的第一步!霍师兄也因此增添了上山的勇气。
    勇敢和鲁莽有根本区别:有智慧知难而上者为勇,无头脑简单蛮干者为愚。我俩分析了眼前的情况,尽量避免走石板路而选择路旁草丛下脚。草丛虽也结冰,但不能形成平面,只是些碎冰颗粒,因而不太滑,唯注意不踩虚而已。
    走了一段路,胶鞋便被冰水湿透了,很不舒服,遂脱下胶鞋欲只穿草鞋上路。意想不到穿着尼龙袜的脚一触地,在石板上,竟一点不滑——惊喜万分!便干脆扔掉快踩坏的草鞋,重踏石板正道,轻装飞奔!再也不担心‘九十九道拐’的威胁了。
    ……时近黄昏,从七里坡钻出云层后,我俩惊呆了,好像跨进另一个世界!先前黑雾遮天,松林阴森,藤萝狰狞,压抑沉闷得喘不过气来。此刻,足下翻滚雪浪,横空平铺,浩渺苍茫,不是沧海胜似沧海!头上清明蓝天,云丝飘浮,醉霞游弋。放眼,千峰鎏金,层林铺玉,恰如绝美丹青画卷,心胸豁然开阔……
    ——终于,我俩只穿一双袜子战胜了冰路,顺利地登上了金顶。
    元旦节的金顶,银装素裹,冰挂千姿,与春夏秋相比,洁白世界,别有一番风味。日出之时,玉峰林立,云涛奔泻,金光与白雪相辉映,壮美之情难以言表!是日,整个金顶,连我们俩共算,游客仅四人。尔后,我和霍师兄站在千佛顶之巅,(在金顶之上,旅游线外)远眺雄伟的金顶之峰,环顾浩瀚的大千世界,豪情满怀,骄傲地呤诵:“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我庆幸,在洪椿坪毅然迈出的那艰难的第一步,使我领略了冬季峨嵋的无限风光。而事后,这艰难的第一步,也使我受益无穷……
    人生路上多坎坷,当路障横陈时,只要能迈出这艰难的第一步,其余的路就平坦好走了。但起步需要超常的勇气与毅力,居安封步、半途而废是不可取的!
 
 
 
 
 
 
 
      
 
 

上一篇:周厚明诗词欣赏 下一篇:周厚明歌词欣赏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