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创意设计

汶川地震纪念碑意念设计——秦晓
2015-4-14

来源:国家现代艺术网

 
“5-12”汶川地震纪念碑意念设计
 
 
【内容提要】
    正如国画理论中“画品如人品“的论述,设计作品往往是设计师思想理念留下的印记,散发着设计师的智慧。设计师的心理感受在创作的全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将这种设计表达方式称之为意念设计,它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意念设计是指设计师把创作感受融入设计对象中,将抽象思维转化为可视形象传达给受众。意念设计更加强调设计师对设计对象的感受能力,是一种心理表达创作方式。
【关键字】
    心理感受  意念设计  “5-12”汶川地震纪念碑 
 
 
    “我要以大地为祭台,以人类为祭品,偕同基督。一起献上那旷古未有的一台弥撒!”  
               ----德日进神父
 
    5-12汶川地震纪念碑意念设计
 
    一 、捕捉感受
    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让人痛彻心扉,强烈的震惊感就是我听闻后的第一感受,内心有血有泪随着遇难者在流淌。
 
    二 、模拟感受
    将时间退回到发生地震前,想象自己就置身在汶川,比如正坐在教室与孩子们在一起,正走在街道上与行人在一起,正坐在汽车上与游客在一起,或正呆在家里与亲人在一起,突然之间地震来临,那时的自己是怎样的感受?我周围的人们是怎样面临这一灾难?我们应该怎么面对?我想像着处在那时那地的自己与遇难者一起坚持着生命,不放弃希望。
    充分发挥想象力得到的模拟感受将贯穿于“5-12“汶川地震纪念碑设计创作的始终,这种意念对我来说是不灭的灵感。
 
    三 、提炼感受
 
 
图1
 
    经过模拟感受阶段后,已经在我心里存在于真实相似的感受,提炼出来的设计理念是:以受难者身份进行创作,试图表达出对生命的坚持与渴望。这是下一步进行形象设计的源泉,并在创作过程中不断得到强化直到作品完成。
 
    四 、将抽象感觉转化为可视形象---初稿制作
 
 
图2
 
    (一)塑形。
    在铁架上塑造心中印象,这是下一步翻模的基础,决定着最后的形态。底座是流淌的心形,象征着大地,心形涌上的“心之血柱“象征了受难者虽遭遇不幸,但还是有着坚强的意志以及强烈的生命力。“血柱”上包着心的是绷带,象征着对受难者物质,精神上的救助与安慰。整体的氛围是引导人们积极向上,珍爱生命,热爱生活(如图1、2)。
 
    (二)插铝片。
    把形体分成两半,为下一步翻模作铺垫(如图3)。
 
 
图3
 
    (三)浇注石膏。
    注意浇注石膏的厚度要适中并支木架以保护里面的形体稳固,防止变形。这时,摸摸石膏还有温度,仿佛在说雕塑的生命即将开始萌生(如图4)。
 
 
图4
    (四)拆石膏。
    待石膏充分晾干之后,小心将铝片抽出,并把形体分为两半从铁架上搬下。这时的形态又是另一番情景,让人想象不断。
 
    (五)玻璃钢制作。往两半石膏内打蜡3-4次,用环氧树脂+二丁脂(增塑剂)+乙二胺(固化剂)调和,浇注完成后在阳光下晒4-6小时候进行玻璃钢脱模,修边(如图5)。
 
 
图5
    (六)上色。
    根据设计理念进行着色,试图表现出坚强的生命力量。“心之血柱”主要体现的是势如破竹的生命感,红色是最热情的颜色之一,代表着热血,代表着迸发的力量(如图6)。
 
 
图6
    (七)调整。
    尊重并保持提炼的感受。红色的氛围象征着对于生命的热爱与坚持,带有血痕的白色绷带象征着救助与保护,黄色的丝带象征着对灾区人民的祈福(如图7)。
 
 
图7
 
    五 、可视形象的回归----再设计
    将初稿制作的纪念碑形象反复与设计理念相比较,找出之间存在的差距。这时候最值得注意的是设计师要感受最初的感受,并将这种感受再次赋予给创作的作品,使其融进感觉里作为存在的灵魂。可视形象的回归也就是抽象感受的升华。
    (一)可视形象的回归——再设计1
    在创作之时,十字架与心结合出的形象很容易变成优雅的饰品,与创作主题相违背,主题是表达激发人高志的启示性的心灵震撼,这种震撼就像是地震来临,促不及防。营造“历史重现”的效果,给观者以身临其境的感受,有些时候,不亲临现实,是唤不起人们日渐麻木的爱心。以肢体(脸部、眼睛、胳膊、手、全身)作为元素来直接体现生命主题,但是不像人体那样摆弄着造物者的智慧,纪念碑的设计不是要求作品多么赏心悦目,而是要求带有生命的力量,切忌做的有“优雅,装饰性,美化”的感觉。再设计时,考虑的是作品与理念的互相融合。在绷带上画上 “血痕”,缠在每个雕塑上,象征着保护与救助(如图8)。
 
 
图8
    (二)可视形象的回归----再设计2
    标志的设计与雕塑风格相一致,用杂乱的砖块元素来象征地震后的场景,有种被压抑的心理暗示,从乱石堆里挺立的十字与心象征着对生命的坚持与热爱,暗示着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如图9)。
 
 
图9
   (二)可视形象的回归----再设计2
    标志的设计与雕塑风格相一致,用杂乱的砖块元素来象征地震后的场景,有种被压抑的心理暗示,从乱石堆里挺立的十字与心象征着对生命的坚持与热爱,暗示着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如图9)。
    (三) 可视形象的回归----再设计3
    有着“历史镜头”感觉的海报营造出了“‘5-12’汶川地震一周年祭”的氛围,给人一种怀念的视觉感受。断开的紧握的手象征着对命运的不屈服,包着的绷带象征救助与保护(如图10)。色玫瑰与画在白布上的“心之血柱”象征着对受难者的深切哀悼与怀念。尘封的白布象征着对灾区人民的祈福(如图11)。十字与心的石膏模版以及最后成品给人不同的视觉体验,它超越了单纯的二维空间限制,更加显得庄重与肃穆。(如图12、13)
 
 
图10
 
 
图11
 
 
图12
 
 
图13
 
    六 、总结
    (一)意念设计之感性第一----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在创作之初,抓住设计对象最吸引自己的闪光点,意念设计需要设计师自身的感受外还需要模拟感受,若是条件允许可以在现实里体验一下而不是通过想象,因为这是创作的第一步也是创作的源泉。创作过程中不断体会这种感受,在持续不断的深化下,星星之火足以成燎原之势。若不能把最初的感受坚持到作品完成,那将是莫大的损失和遗憾,就好像灵感来敲门,却没有受欢迎一样。所以说,设计师的意志力在创作中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意念设计之理性第二-----无规矩不成方圆
    捕捉到的感性素材还需要拿来修整,将抽象思维转化为可视形象是设计师的职责。感动自己的,才能感动他人。根据感受选择恰当的符号元素。纪念碑的十字和包着绷带的心代表着救助与安慰;根据感受选择恰当的材料质感。选择雕塑的形式来表达感受是因为它能给人触摸的真实感,能打动人心,产生共鸣;根据感受选择恰当的色彩暗示。红色象征着流过的鲜血也象征着不屈的生命感,有着热情的心理暗示,能恰当的表达热爱生活,珍爱生命的主题。黄色也同样带有热情的心理暗示,但不适合创作对象。纪念碑还要有肃穆的情感需求,黄色给人的感受远不如红色。在纪念碑上缠绕上带有“血痕”的白色绷带,用以突出救助与保护的概念。根据感受选择恰当的光影效果。以仰视的角度来看纪念碑,更显得庄严肃穆,以表达对受难者的深切哀悼之情,也暗示着祈福的心理需求。无规矩不成方圆。理性是为了更好的表现感性,感性通过理性得到了升华。
 
    (三) 意念设计之感性与理性交融----无形化有形
    这并不是最终的结果,因为艺无止境。设计师要做的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将设计思维转换为现实存在,借助可视形象表达思想意识,引导人们积极向上,这是艺术的责任,是除了具有美化物质世界功能之外的精神吸尘器。中国传统的美学思想在设计上同样适用,并能在设计上将其发扬光大。中国绘画用笔墨表现出视觉形象,具有再现现实的功能、教化的功能和欣赏的功能。“应会感神,神超理得”“启人之高志,发人之浩气”,把精神力量转化为物质力量。
    “是则画之作也,善足以观时,恶足以戒其后,岂徒为是五色之章,以取玩于世也哉!”⑴  
    “图绘者,莫不明劝戒,著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⑵
    “伏闻古人云:‘ 画者圣也。’盖以穷天地之不至,显日月之不照,挥纤毫之笔,则万类由心;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⑶
    “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发于天然,非繇之作。”⑷
绘画和设计虽然是两个领域,但是它们之间有一定的联系,指导绘画的思想理论完全可以作为设计的意念,撞击出灵感火花使得设计集功能性与艺术性于一体,向世人充分展示它无穷的创造力和生命力。“5-12”汶川地震纪念碑的设计是靠着对遇难者的感受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这种意念从设计之初一直贯穿到设计完成。
 
    最初的感受:
    “我毫不隐瞒我的感情,是喜是悲是哀是伤,都显在日光下,让他们淋漓尽致地绽放,以见证我的存在,为自由的意志而呐喊!为自由的民族而喝彩!祭奠过去的我们!劝勉现在的我们!憧憬未来的我们!”
 
    最后的感受:
    “上升的速度跟下沉的速度是成正比的,势如破竹!那股力量冲破我的胸膛,凝聚在我的周围,我被这团热火包围,身心得到净化。
    谨以此祭奠那千千万万的亡灵,逝者安息,生者当自强!”
 
    意念设计的最后一步就是将感性与理性相交融,达到无形幻化出有形的目的,并将设计的理念以作品为媒介向人们展示出来,达到祭奠,劝勉,鼓励的目的。
 
注释:
[1]宋代佚名,选自《宣和画谱 * 叙》
[2]南齐谢赫,选自《古画品录 * 序》
明劝戒----明白宣传劝善戒恶的道理。
著升沉----显示历史上盛衰升降的变化。
千载寂寥---千百年来事过境迁,形迹不存。
[3]唐朝朱景玄,选自《唐朝名画录 * 序 》
穷天地之不至,显日月之不照----极言绘画内容可以无所不包,哪怕是天地间人迹不到之境,日月不照之物,都能表现出来。
[4] 唐朝张彦远,选自《历代名画记 * 叙画之源流》
六籍----即《诗》、《书》、《礼》、《易》、《乐》、《春秋》等六经。
非繇之作----绘画的功用不是由于文字的传述和写作才赋予的。
参考文献:
[1]注释选自《中国历代画论采英》,杨大年编著。河南人民出版社。
 
 
 
 
 
 
 
 
 

上一篇:张裕葡萄酒创意设计——创意设计师秦晓 下一篇:设计师刘颖的设计作品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