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最新信息

推荐信息

艺术教育

新的视角看艺术课程
2010-11-11

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00级生物技术专业 李 殷

    我是一个十分关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特别是艺术课程改革的在校大学生。今年7月,我有幸参加了全国艺术课程实验教学研讨会暨全国艺术教材培训会议。在这次会议中,我听了许多的课,见到了许多一线的老师,请教了许多的学者,也深深的感受到了艺术课实验一年来的艰辛与曲折。说实话,见到今天的艺术课有如此大的成绩,我是既惊讶又欢欣的。在会议之后,我不由得百感交集。

感想之一 ——关于艺术课程的产生与特点

    艺术课是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产生的新课程。它建立在原有单科音乐、美术教学的基础上,是国内外先进教育实践与理论的结晶,是此次课程改革的亮点与和闪光点,因此,也必然成为此次课程改革的难点与重中之重。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艺术课程组的成员与一线学校参与教材实验的老师身上担子是相当重的。即便是这样,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他们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成绩。这证明了一线老师肯吃苦、善学习的品质与他们自身具有巨大的潜能和创造力,既是他们在教学实践中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和新的艺术课程逐步理解后的成果,又全面印证了艺术课程的可行性与强大的生命力。

    人的自由和发展是一切哲学命题的归宿与目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更是把人的全面的解放作为人类的最高理想,并将其化归为人类社会的最高形态——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的特点。但是在具体的实践中,我们传统的基础教育却在高考指挥棒的阴影下日益的畸形化。本来该属于孩子的金色童年失去了灿烂的光辉,本来应洋溢在孩子脸上的笑脸变成了未老先衰的沉重,本来孩子灵动的双眼化作了呆滞的一潭死水。无怪乎中国只能有考试高手,而没有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了。而世界需要的人才是全面的、综合的,全面综合的人才只能在宽松和自由的环境中才能够培养出来,所以进行教育改革是全世界范围内大势所趋的必行之路。世界教育改革的方向和最明显的特点是课程的全面性与面向全体学生,而具体到我国艺术课程的改革,必须要求我们时刻的把握艺术课程的综合性与人文性。

    艺术最大的特点是具有互通有无的特点,所以艺术课的实质就是把握艺术的通感。从这个角度上讲,克罗齐认为一切艺术都是“直觉的表现”,审美是没有界限的,因此,他从根本上反对艺术的分类。但是艺术的分类是一个是无法改变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在一定的历史阶段起到了重要作用的。在分类中,我们考虑的仅仅是艺术的审美规律与特征。如,我国的美学家李泽厚先生就曾经根据艺术的审美本质与对象及其物态化的程度,将艺术分为实用艺术(工艺、建筑;是表现艺术,静的艺术)、表情艺术(音乐、舞蹈;是表现艺术,动的艺术)、造型艺术(雕塑、绘画;是再现艺术,静的艺术)、综合艺术(戏剧、电影;是再现艺术,动的艺术)、语言艺术(文学)。然而无论怎么分类,艺术各门类之间是相通的,我们也不能将艺术各门类间的联系完全的割断。如果说,艺术自产生是一个整体,分类则可以看作是一种分析,从人类认识事物的规律看,分析必然走向综合,只是这种综合是在洞悉了各个部分、各个细枝末节以后的总览,是摒去芜杂后的重新认识。

    艺术的人文性是与创造艺术的主体息息相关的。如果说科学是以共同的语言和符号揭示不同的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那么艺术是以不同的表现力来表达共同的人性与共同的关注,艺术是生命之源,是生命赖以生存的清泉甘露;体现了不同的人对待生活的不同的心态,并决定了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生活道路与其对事物不同的鉴赏力;更重要的是,艺术在根本上规定了人类把握世界的方式。正是如此,我们虽然不能拘泥于艺术的阶级性,但是也必须承认艺术的历史积淀性、民族国家性与鲜明的地域性。可以讲,每一件艺术作品都是时代精华的凝结,体现了小到个人、大到整个国家、民族、时代的人文精魂。所以我们在艺术课的教学中一定要深入的挖掘艺术课的人文性,以人文主题为主线,将我们一个个散落的艺术小珠串成线,让学生沿着人文主线漫步,并且在人文主线的架构下形成其个人的艺术修养的骨架。

    艺术课程的综合性与全面性决定了艺术课的强大的生命力。也正是如此,艺术课在实施过程中也就具有了更鲜明的特点:

    首先,艺术课程特别强调面向全体学生。所以在艺术教学中,一切活动的组织与实施都必须以绝大多数的学生的需要为中心。不能单纯的取悦所谓的“天才学生”,而应该从关注全体学生出发,艺术课程是在对学生的全面发展中关注每一个个体的。因为,个体具有特殊性,个体具有全体所没有的品质与人格性。我们不是用艺术课程来统一我们的个性与思想,而是要保护孩子纯真的童心与多样的个性。所以,不论是从面向全体考虑,还是从关注个体考虑,在艺术课程的教学中一定要以学生为本。

    其次,艺术课程是在各艺术学科的关联中拓展学生的艺术视野,发展学生的艺术修养与能力;在艺术与文化、科学、生活、情感的相互交融中完善我们的人格。这种关联、交互是生物学中的生态系统在艺术学科中的具体体现。有了这种关联性,艺术教学才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才是一个可以自我更新,自我发展的体系,才是一个朝气蓬勃、生命旺盛的学科。

感想之二 ——艺术课程的成功经验与美好前景

    在此次的课程展示中,艺术的鲜明特点得到了初步的显露。有统计资料显示,艺术课程实验一年后,100%的孩子的主动性得到了充分的发挥,95%的家长感到了轻松与欢乐,93%的教师认为艺术教材给教师留下了充分的空间和余地。如果统计资料还稍显枯燥的话,那么在课程的展示与会议中教师间的谈话中可以感受到老师们已经开始用自己的头脑思考,用自己的心灵感悟,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在学生们灵动的话语与主动的表现中可以感受到学生的快乐与自由。在家长与老师共同制作的学生艺术档案夹中可以感受到家长老师真诚合作的美好前景。这些都验证了艺术课程改革是成功的,并且有着极其光明的前途。原因分述如下:

    第一,通过基础课程改革和艺术课程的实践,广大教师发现了自己素质的不足,他们自觉地在教学实践中注重自身的学习和素养的提高。许多实验区在教学的同时开始了不同层次和不同规模的在岗培训,而且在培训中谈论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提高教师自身的素质和如何以现有的素质水平和基础进行艺术课的教学。这一切都说明了老师们开始思考、开始创新。创新是艺术课程的核心,在会议上,课程的展示与交流中不时能发现老师们的创新与进取的闪光点。有了这种精神,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就如同有了发动机,何愁推广不下去呢?虽然在教学基层还有许多的问题,但是大趋势是支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我们的实验区如雨后春笋般的建立,哪一位老师在经过课程改革的实践后脸上不是微笑着呢?他们各方面的收获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

    第二,孩子们露出了幸福的笑脸与闪耀着智慧的双眼。在会议上,有6个不同形式艺术课程公开课展示过程,所有参与教学的孩子敢于发言,敢于表达自己的看法,他们用自己对艺术的感情去感染在场的每一个老师,他们展开想像的翅膀尽情地遨游于艺术天地。有谁能否认他们比以前没有经过艺术课程学习的孩子更有主动性了?特别是在各实验区中,小学一年级学生经过了一年的艺术课程学习,他们各方面的综合能力不仅已经超过了其他地区没有参加艺术课程实验的同龄学生,而且,在本地区,也比二、三年级的学生更具创造力和活力,这是实验区家长、教师、学生都能够感受和体验到的最大的变化。

    第三,许多实验区的政府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关心和必要的行政干预,特别是对艺术课程这个改革中的新生事物,有了行政的支持,老师们才能迈开步子,免去了后顾之忧;家长的功利心也才能有所收敛;课程改革才能更有保障与后劲。例如,大连市政府及沙合口区政府,青岛市教育局等,他们的做法有各自不同的经验值得推广。

    第四,经过艺术课程教材主编和编写组成员的不断努力,教材的架构和呈现形式从第四册教材开始,有了较大的变化与发展,比前三册具有更大的视觉冲击力,具有更强的民族性与乡土性,具有更深刻的人文性与联系性。老师们啧啧的赞叹声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相信学生们也一定会被第四册教材那跃动的色彩与丰富的内容所吸引。

感想之三 ——艺术课程实施的核心问题

    艺术课程改革的成功证明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必要与前景广阔。但是,课程改革中出现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对于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的问题,不能讳疾忌医,而应该大胆的面对,勇于挑破窗户纸,让基础课程改革在阵痛后获得更加健康的体魄与更加强壮的生命力。

    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所面临的最大的困难就是人的问题,教师的素质和综合能力是课程改革应该解决的首要问题。经过一年的工作和努力,在全国范围里虽然有不少地区特别关注教师的培训,为解决艺术教师短缺的问题,采用了音乐教师培训美术教师,美术教师培训音乐教师等方法,这固然是一个应急的办法,但是,这种办法已经走到了它的极限,如果继续走下去会使老师们逐渐失去信心。

    从长远的眼光应该抓两条路,一是大力在全国的师范院校开展艺术类课程,全面的提高师范生的艺术修养,为将来艺术课程在全国的全面推广打下基础。但是,现状堪忧。在各大高校,特别是师范大学中,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理解与应用也仅仅局限于华东师大课程所中以钟启泉、张华教授;北京师大基础教育课程发展中心康长运博士等为代表的少数学者身上。例如,在大学里普遍存在这样的现象,各个学校在本来可以提高学生综合素养的选修课上,不少教师一开课就明白的告诉学生,他一般会在倒数第二节课上将考试的题目与答案告诉大家。在这种纯粹以应试、混学分为前提所开设的课程中,学生到底能学到什么?在许多学术科技竞赛中,获奖的学术科技作品中有九成以上要么与政治、经济直接挂钩,要么则是可以直接转化为生产力的某种技术。学术科技竞赛是引导学生科研方向的风向标,如果在大学生的创新竞赛里都不重视人文教育,特别是在全国几所著名的师范大学的普通本科生教学中都不重视基础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的话,又怎能要求学生自觉、自愿的了解与关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特别是对这门新兴的、有待于进一步发展的艺术课呢?又怎么能提高教师特别是普通艺术教师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理解与把握呢?

    有人也许会认为艺术教师的培养应由艺术类院校培养,但是目前在我国艺术院校的学生对教育学与心理学的内容比较明白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而且在师范院校中问题也非常严重,应当讲现在的艺术类毕业生几乎是不合格的教师。他们更乐衷于成为“大艺术家”,而对教师不屑已顾,在这次会议中可以看到,许多老师连心理学中最起码的感知与认知的概念都不知道或不清楚,这就太可悲了。更何况,有许多人对艺术类院校的认识有极大的偏差。有的老师甚至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学习不好不要紧,可以上美术院校。这虽然近乎于玩笑,但未必不代表了社会上某些人的心声吧!

    当然,现状并非就是这么的可怕。以华东师大的素质教学为例,虽然也存在着问题,但是在全国来讲仍然是出类拔萃的,钟教授的课程理念也在逐渐为广大的师生接受,许多年轻的教师们仍然在兢兢业业的工作教学,并且不失时机的将教育的基本原理与先进理念渗透到各学科、各专业的教学中。但是,我们仍然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让更多的学校、更多的学生去了解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理念,让更多的老师、学生去关心课改、帮助课改。

    现在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是现有教师素质不断提高的问题。因为师范院校的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不能等培养出艺术教师后再上艺术课,所以第二条道路是应面对现有教师的基础与素质状况,促进他们在现有基础上的提高。例如,许多的教师认为他们自己的素质太低,没有准备好一桶水让学生取用。虽然,素质水平的低下是不容否认的,但这种情绪实际上是过分的低估了自己的潜能。其实,一线教师是很有创造力的,他们有着许多的专家学者所没有的宝贵财富,那就是实际的教学经验。他们知道怎样呈现一门课程,他们知道怎样驾驭时间与课程进度,他们了解学生最想得到什么,他们才是课程的源头之水。无论课程在理论上如何的正确、如何的有可行性,如果没有广大基层教师的大力支持与身体力行的体验,点灯熬油、绞尽脑汁的设计课程,就不会有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今天的成绩。可以讲,教师不再是艺术教材简单的执行者,而是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参与者,学科架构的建设者,先进理论与教育现实的沟通者。

    现在有些教师认为自己的素质差,上不了艺术课,实质上是他们将艺术课看得太高,而且对艺术课程理念的理解不够透彻。艺术虽然是高于生活的,但是艺术之根仍然立足于生活。艺术课的实质就是把握艺术的通感,在最大的可能性情况下将艺术各门类融会贯通。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与短处,对艺术的理解也不尽相同。所以不能讲一线教师对艺术的阐释就是低的。恰恰相反,一线的教师拥有生活,拥有实践经验,他们可以将局限的艺术教材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加以阐发。只要他们能够回归艺术要素,任何的阐发甚至是改动都是可以允许,而且应该大力提倡的。这里存在的就是一个教师培训的问题了。在这种意义上,艺术是一种熔铸,是各门类交融而成的富有生命力的有机体;艺术是一种感动,是心灵与外物碰撞后产生的火花;艺术是一种创造,是生命与生命对话后绽放的蓓蕾;艺术是人类的灵魂,是人类在冗杂的工作外的避风港与加油站。每个人对艺术的理解可以有深浅,但是每个人对艺术的感动是谁也无法抹杀的。所以可以大胆的宣称,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艺术家,每个人都有艺术的感悟力与创造力,只是被挖掘的程度不同而已。现在进行的艺术课的教学改革,就是要唤起孩子心中的感动,更是要唤起老师的童心、社会的良知。因此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艺术教师的责任就是把握孩子的这种感动,保护这种感动,让儿童们始终保持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易于感动的心灵、富有爱心的灵魂与充满阳光和色彩的童年。

    教师们要学会做孩子的朋友,长期以来,教师太过于强调灌输性,在这种观念下老师们遇到了教学改革这个新事物就会自然的有排斥心理。可能是韩愈老夫子的“传道、授业、解惑”把老师都模式化为一个教书匠了。身为“匠人”,自然就想着自己是课堂的主体,孩子们只能听自己的,自己也必须强于学生,这样才有“师道尊严”。其实,这是大错特错了。艺术课并不是让教师都成为一个通才,一个活字典,一个博古架,一本百科全书,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回想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之前,教师似乎是known-all(全知全能)的吧?许多高三学生上师范大学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认为“可以回答孩子的一切问题的感觉真好”吗?可这带来了什么?是孩子的依赖性,是孩子由于缺乏创造力而呆滞的目光,是高考指挥棒下的应试教育,是中国人过去引以为豪、外国人嗤之以鼻的师天下,是师为尊的封建等级观念。如果教师还想继续known-all的话,那么他无疑是想扼杀处于幼小阶段的艺术课程;如果教师还想等到自学成材后在来上艺术课的话,那么他要么是抱残守缺,要么是自视过高。

感想之四——学会思维与学习是提高教师素质的根本方法

    教师的素质的确应该大力的提高。但是提高的方法不是简单的上几次强化课,也不是看几次示范课。新课程不是要求老师成为一个博物学家,而是一个善于思考、肯学习、会学习的人,应该是实践结合理论的提升。

    例如,在教学的准备中,应该集思广益,要善于利用信息时代的各种资源。有些老师一再的强调教材提供的资料太少。这在教材编写初期是存在的,然而教材的容量毕竟有限,教材的编写时间紧,任务重,资料来自于各个编委的供给与编辑的大量搜集,许多资料是二手的,尽管是这样,目前所看到的教材也是尽最大的力量帮助一线的教师,想其所想。但如果换个角度思考,教材资料相对的不足恰恰为教师的自我发挥留有相当大的空间。据统计资料显示,93%的老师认为新的艺术教材留下的空间很大。因此一线的教师不能坐等现场的课例与教参,而应该从发现自己身边的材料入手,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找寻更贴切的、鲜活的、适应于本地区学生学习的材料和课程资源。在找材料的同时,要根据相关的知识去学习补充完善自己,这样是不是比单纯的听讲座要好得多呢?

    教材不是编出来的,而是在实践中形成与完善的。新的艺术课程最能够体现这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理念和思路,因为艺术课程最大限度地使教师得到了解放,这不仅是各个教学环节上的重构,而更重要的是对教师思维方式上的一种改变,对学习方法的一种革命。参加实验区艺术课程改革实验的教师原先都是单科的音乐或美术老师,他们原先都有自己一套习惯的思维模式和行为规范。参加了课程改革就要对自己原先所熟悉的东西进行改变,就要与过去展开一场斗争,就要先革自己的命。这个过程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阶段,在这期间,许多教师的思维和学习方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给他们带来的冲击。面对这些改革中所出现的问题,需要教师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创设新的体系,这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感想之五 ——艺术课程的最终归宿

    在我国基础教育改革中所新诞生的艺术课应该成为一种文化课。原因很简单,因为艺术是有时代性的,每个时代的艺术都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可以讲,艺术与历史、人情、心态息息相关,没有文化背景的艺术就是死亡的艺术与孤立的艺术。

    在具有文化性的艺术课的教学中,就是要让孩子大量的接触艺术的文化背景。这里的接触,是一种了解。教师将文化内容传达给孩子,然后在师生与生生的讨论中使认识得以深化。当然,这里只能仅仅局限于了解与认识的水平上,孩子的思维方式是感性的与诗性的,他们是不能理解太高深的东西;因此,教师的任务就是将大量的文化知识呈现到孩子的面前,他可以对艺术的文化内核做简要的阐述,他可以引起学生对文化知识的讨论,他可以在学生出现常识性错误的时候进行纠正,他可以对学生松散的论点做出归纳,但是,他不能借文化知识的传达来硬性规定学生的思维,束缚学生的创造力与想象力。从以上角度讲,艺术课程使学生既有感性的认识,又有了理性的反思。也只有这样,才能使孩子达到感受艺术的目的。学生与教师、学生与艺术大师、学生与不同文化、学生与学生的对话和交流就是艺术课程的最终目标。

    从这个角度讲,艺术课程的文化性决定了教师、学校的管理者、教育行政领导、学生家长应该对艺术课程的认识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例如,艺术课程的评价体系,就不应该是只关注学生的学习结果,而应该更侧重一种感受和体验。新的艺术课程不是没有学科体系,但是学生掌握学科能力的过程应该是建立在一种对文化的感悟之上的,而不能是单纯的唱歌、画画、跳舞、表演,学生是在文化的感召下而迁移学科能力的。

一点建议——建立有主线和有体系的艺术课程教材

    新艺术课程现行的第一、二、三册教材与正在编写的第四、五、六册教材都在不同的程度上体现了《艺术课程标准》的理念和编写人员对艺术课程的理解,在设计上也都在努力的去吸引孩子的目光并唤起孩子的兴趣。在教参的编写上也力求使材料丰富多彩,使教师获得更多的知识与信息。但是,目前教材中最大的问题似乎是主线不太明晰,也可以讲是缺少一种内在的凝聚点。各个单元主题比较分散,还缺乏有机的联系;每个单元的各个课题之间有时也是若即若离的。当然,这种现状是与教材的编写体制有关。例如,现行的编写教材程序是由各地的教师提供单元课题稿,出现有稿则发,无稿则停现象,由主编、副主编和其他编委充实完成,这样操作的后果势必出现教材课题的拼盘现象。从现实情况讲,国家对教材编写催的紧,在编写教材之初就是很匆忙的,根本不可能非常细致地对整个教材十二册的每一个单元与课题都有详细的计划。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与教材的推行,教材的编写体系也应该去尽力的完善。虽然不能够一下子将整个教材的体系完全的形成,但在每一册教材编写时应尽力的去形成一个整体。

    其次,现在的教材编写会议过多的停留在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上,而忽略了体系的形成。建议在每一册编写之处专门开一次小型的会议,专门对每册的体系做出规划,最后由主编或副主编等划定范围。编写时,由编委会向各地约稿,一个单元可以约数稿。而且为了编写的方便,应要求撰稿者组织一定数量的资料,包括活动照片,学生作品,经典作品的图片,音乐的乐谱等。这样,既可以调动各地的积极性,又可以统一教材的体系,还可以省去在编写会议时做无谓的争论时浪费的时间。

展望和期盼

    说到底,正如教育部北京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发展中心康长运博士在大会的开幕词中讲的“彩色的乌鸦”故事中说的那样:艺术课程改革就是要告诉孩子与社会,艺术并不是神秘的、高贵的黑色,而是多彩的、绚烂的、平易近人的斑斓五彩;要让孩子在自由的天地间,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用自己的心灵感悟世界,用自己的幻想打造世界,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更美丽的世界。这是一个理想,是一个梦,是千百年来人类社会发展所追求的终极目标。为了这个美好的理想,为了让下一代在彻底的精神解放中欢笑歌唱,一代的教师必须甘于今日的痛苦、磨难、艰辛与孤独,在漫漫长路中独求索,在理想与现实的落差间寻求平衡。正如王国维先生所言,教育的先驱者要敢于忍受“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孤独,拥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创新精神,才能在“灯火阑珊处”寻得理想与现实的切合点,让“旧时王谢堂前燕”的艺术“飞入寻常百姓家”。

 

 


上一篇:民族曲艺之花别样红 下一篇:教育观察:农村学校艺术教育行进在困境中

 

  版权所有:国家现代艺术网 Copyright ©2012 www.gjxdys.org.cn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中心信息部    留言信箱:gjxdyswlb@163.com

ICP备案:京ICP备13016857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